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雪兔无差(偏露普)】我们水管仙女(?)没有良心。

学院设定。
露子痴汉向注意!

W学院。
今天的基尔伯特不是很开心,连晚饭时去喂喂自己养的肥啾这样的例行公事都忘记了。
至于原因…
第一是上午来学校时自己的作业被安东尼奥拿去抄了,结果忘记把自己的作业交上去。
“基尔原谅亲分吧,偶尔忘记什么的也是很正常啊。”
“罚站的不是你安东尼奥。”
这周的高一四班的走廊值日生是基尔伯特,安东尼奥,弗朗西斯恶友三人组。高一教学楼以广阔闻名,走廊宽度可达联五并排走的长度,四班又是高中部一年级人最多的班级(因为多了转学生马修与阿尔弗雷德),尽管只是多了两个人,但是分配的班级是最大的。
第二件事就是晚饭时就不见弗朗西斯人影,他不是带着某个妹子去某个小凉亭享受甜蜜时光就是被柯克兰会长大人拽着去了学生会清理他罢工留下的烂摊子,虽然平常他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但是基尔伯特还是对于恶友的缺席而感到不爽。
弗朗西斯,本大爷记住你了。安东尼奥因为上午的作业事件自觉的留下值日。
但是最令人不爽的是,没等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去洗涮拖布,水房已经停水了。
“基尔!水房没水啦!”安东尼奥拧了几下水龙头,之后拎着拖布有点苦恼的说,“要快点值完日呢,亲分俺可是和可爱的小罗维约好了要一起翘课的啊,好不容易说服的!”
基尔伯特先是瞪了他一眼,之后不甘心的把水龙头拧了好几圈。
回应只是留下的只是嘲讽的几滴水与水压没有上来的干涸的声音。
“靠!”基尔伯特气愤的锤了下水管。
“那么早停水这是要干嘛!学校缺水吗!还是水管仙女(?!)被弗朗西斯那家伙约走了提前罢工了!?”基尔伯特肯定会在之后的学院生活中为这句话后悔的,只不过安东尼奥现在没有时间管他正在气头上的朋友。
“基尔君怎么知道这件事呢?”
甜蜜的声音突然想起,一句更离谱的话语插/进了话题。
基尔伯特突然回头,向那个家伙出拳。
……本大爷可在气头上呢。
不管那个人是谁,先打一顿就是了。
“…诶。”虽然事出意外,但是伊万还是接住了这一拳。
果然还是时机不对吗…
伊万是隔壁高一二班的学生。
在开学典礼上就注意到了基尔伯特,银色头发可并不多见,笔直的站在学校的大礼堂中显得端正无比,身上的校服也不再普遍,而是像军服一般充满威严。
基尔伯特还有像夕阳一样温暖的红色眼睛,看见之后,伊万就有过了美好的一天的感觉。
基尔伯特身材高挑,没有自己高也很正好可以抱住他。
基尔伯特有点瘦,不过这也没关系,成为万尼亚的东西之后养肥就好了啊。
基尔伯特有很多朋友,令人羡慕啊,但是他自己号称自己一个人也很快乐,这样可不好呢。
基尔伯特……不,不能再向下说了。伊万感觉自己就像自家妹妹对自己一样,难道他家有痴汉系统?
不过基尔伯特确实很美好,他微笑着低下头想着基尔伯特。
可惜的是,他还没有和基尔伯特说过一句话。
今天一定要和基尔伯特说上一句话!伊万默默许愿着。
“还是水管仙女被弗朗西斯那家伙约走了提前罢工了!?”基尔伯特在水房里怒吼。
……好像是个好机会?伊万马上决定搭话。
“基尔君怎么知道这件事呢?”
基尔伯特马上转身给了他一拳。
伊万呆了一小下之后马上接住那一拳。
基尔伯特对于对方接住自己的一招感觉到惊讶,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马上他又抬腿准备下一击。
“你们在干什么!”
教导主任出现时机不对。基尔伯特阴了一下。之后马上拽起拖布远离战场。
伊万作为安定的好学生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之后被教导主任拉走了。
「小基尔逃走的时候也很可爱,就像兔子一样,一定要把他变成万尼亚的东西呢!」
伊万在当晚的日记里这样写到。

原稿为群里一小时拼文产物,感觉最近什么都不会了qwq

【露普日预告】Fundbüro(失物招领处)

半国向注意。
私设慎入。

●站台
意识到自己的时候,银发的少年就已经站在那里。
周围是车站站台的样子,一番没有尽头的晴空景象,他此时站在站台的末端,移动时会发出沉旧的摩擦声,向前看不到尽头。看来只是单纯的站台而已,台下有曾被旧式马车的车辙碾过的痕迹。
我现在是谁?他盯着似曾熟悉的天空思考了半天。
没有结果。
好吧,就以“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来观测现在的情况。他默默的下了决定。
那么,贝什米特先生,这里是哪里?
就像新生的婴儿一样,随意一个自问便可以思考到哭泣的地步。当然基尔伯特没有流泪,甚至沮丧也不曾有过一分,取而代之的是坦然与不舍的混合。

●柜台一
一个东斯拉夫小孩子在堆雪人,在他的周围下着星屑般闪烁着的雪,站台上覆盖上了一小片雪。
他戴着松糕一样厚重的米白色软帽,铂金色卷卷的头发有点长,他理了一下遮在眼前的头发,继续他的工作。衣服是颜色更深的棕色长衣,衣摆因过度拉扯而被划出了长而不整齐的洞,也围着同样破烂的围巾。
他正蹲在地上从周围划来雪收集起来,之后慢慢的捧起来拍在一个刚有雏形的雪人上,手被冰出了紫红色,他把手靠近嘴边呼出一口气,之后笑了起来。
基尔伯特踩上雪地时发出的声响使他打了个冷颤,之后慌忙地护在雪人之前正视着他,眼神不定着但确实是在威吓。
看清了他的脸。

●柜台二
基尔伯特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处于一片淡紫色的深渊中——看见了对方眼中的自己。
“…!”靠近自己的那个人马上后退,因缺少血液而略有泛白的嘴唇微微抿着。
“又见面了,你还好吗?”他的声音与上次比起来好多了,如果把上次的声音比作开封后泛潮的巧克力饼干的话,那么这次就是抹了蜂蜜的面包。
“我还好。”基尔伯特突然站起来,不稳的晃了几下。
面前的那个人急忙过来扶住自己,中途意识到自己的佩剑可能扎到对方又后退。
“抱歉。”
“没什么,本大爷没什么事。”

●柜台三
“真不想在这里见面,”苏/联表示礼节微笑,“好久不见,基尔伯特。”
“嗯。”当时自己的心里在想什么?
是怎样才能在胜利的情况下把伤亡降到最低,还是能够微笑着也回复一句“你好啊伊利亚。”,又或者是单纯的想把面前的那个人打到在地上,拽着他的领子用枪指着他的脑袋?
在对话未成立的情况下,基尔伯特立刻拿出他随身的手枪指着苏/联,在同一时间内,苏/联端好自己的步枪正对枪口。

●柜台五
一个正在皮质椅子上熟睡的家伙。
“喂,起来啦。”基尔伯特轻轻捏着他的柔软的脸颊。
“你,究竟是属于哪里的呢?”
他深呼了一口气,顺着气流以轻微的声音陈述出这句话。
他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很疲惫的样子,双手交叉在身前,曾经的苏/联军帽在手里拿着。军服不再像曾经那样一丝不苟的整洁,胸前的勋章歪扭,明亮的红色刺伤了他的眼睛。
他没有答案,只是呆然的站在那里。

你是谁呢?
曾经的上司,使我不分日夜的工作的可恶的社/会/主/义暴政者;过去的恋人,能够让我献上一个吻在你的脸颊;又或者认识的伊利亚或是我不曾知晓的另一个人,相遇时无视着继续与笑着打声招呼都没有关系。
我属于哪里?
……我没有答案。

我曾与山间的鸟儿一起欢唱,曾与你在阳光下一起欢笑;我被铭记于史,被埋葬于思维中;我会记得你,你将忘记我。

【normal end 】铭记

在lofter会以he的文本形式放送,在贴吧则以生存游戏形式放送,所以贴吧内提供多结局。

说到原因…因为lofter要分P不方便啊。

【雪兔无差】Mogeko castle on live!3

(旅行的宣传海报。
像是地图
看不懂…用的是什么语言呢。)
Ivan:走过来的时候都是能看懂的,这一次?
Gilbert:说不定那些是故意让夕夜小姐看到吧……

(接上文)
(「hshs的深意为
磨炼自身。解放心灵…
才能得到救赎  」)
Gilbert:什么啦!那种东西hshs是做不到的!hshs是什么歪门宗教啦!
Ivan:基尔在一本正经的说着hshs呢…(笑)
Gilbert:?
(用血字写着「想吃饺子」。)
Gilbert:前面有饺子的广告。
Ivan:基尔想吃饺子吗?
Gilbert:有很长时间没吃过了吧?晚上吃那个怎么样?
(有个洞。
「mogeko之森→」)
Gilbert:Mogeko的领地很大啊。
(夕夜:「……。」
(盯)「…这里绝对有古怪。」
(盯)「…为什么我会走到这里来。」
(冷汗)「……还是掉头吧。」)
(怪物声响)
Gilbert/Ivan:!?
(夕夜(惊)「?!」
(呆)「……。」
???:「……。」)
Ivan:很弱的黄色生物出现了。
Gilbert:传闻中的Mogeko。
(夕夜(盯):「…?
嗯?什么?玩偶…?」)
Ivan:很像呢。
Gilbert:怎么说呢…这表情就像某个颜表情一样。
(附赠表情:∧q∧)
(???:「mogege」)
Gilbert:这种东西还有配音?
(夕夜(呆):「……………!?」
???:「mogege!」
夕夜(冷汗呆):「说  说话了?!」)
Ivan:夕夜小姐真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
(???:「当然会说话了moge。」
夕夜(黑线冷汗呆):「!?!??!??」)
Gilbert:表情很多变啊。
(???:「你很可爱呢!!!」
夕夜:(黑线冷汗呆):「什……什么……?」
???:「你是女高中生吧!?moge酱最喜欢女高中生了!!」
夕夜(黑线冷汗呆):「嗯…?啊…?」
???:「mogegegege…。
大家!!!!」)
Gilbert:这数量也太过分了!
Ivan:…基尔加油!(笑)
(夕夜(惊):「……………………。」
???:「mogege!!!
mogegege!hshs!!
moge!mogee!!
hshs!hshs!!
moge!!!
和moge酱一起…做些好玩的事吧?」)
Gilbert:……本大爷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
(夕夜(黑线冷汗呆):「………………。」
???:「没事的♪对第一次的孩子我会很温柔的♪
对吧,大家?」
大家:「嗯!!!!!!!!!!」)
Gilbert:本大爷后悔实况这个游戏了!是谁给本大爷推荐这个游戏的啊!是谁啊!
(夕夜(黑线冷汗呆):「………………吓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二十八个啊)」
「别停下来,快逃。」)
(呆了半秒后开始移动)
Gilbert:诶!这就开始追逐了吗!
Ivan:难度看起来不高。
Gilbert:是啊,你看那些蠢家伙都落到后面了。[1]

(追逐结束,切换场景,星空)
(夕夜(黑线冷汗喘气):「哈……哈……!!
呼…哈…哈…!!
………………。」
(冷汗喘气)「…………这是在做梦吗?」
(冷汗呆)「我是在…坐着电车…回家的途中吧…吧…?」)
Gilbert:是这样的没错。
(夕夜(冷汗呆)「只是这点…和平常一样…。」
(黑线冷汗)「我已经混乱了…。」
(黑线冷汗低沉)「啊啊!真是的…太莫名其妙了。我明明没有时间在这种地方闲逛的…怎么办……」
(黑线冷汗低沉)「手机也没信号…妈妈肯定也很担心我…。」)
Ivan:真是个好孩子呢。
(夕夜(黑线冷汗低沉)「可是掉头回车站的话,那黄色的东西又在那里…」
(黑线冷汗低沉)「话说回来,那黄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Gilbert:Mogeko,是Mogeko
夕夜(冷汗呆):「猫……?
可、可是…它…会说话…。」
Ivan:如果无视掉性格的话,Mogeko会成为谁都喜欢的吉祥物那样的存在哦。
Gilbert:……(内心os:真的是小孩子啊…?偷瞄,偷瞄)
Ivan(笑):怎么了,小基尔?
Gilbert:不不…本大爷突然感觉很罪恶……
(夕夜(冷汗盯):「到、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地方也好,那黄色的东西也好…!」
(黑线冷汗):「他们…要抓我…
为什么!?目的是什么…?」)
Gilbert:似乎想到那些Mogeko要干什么了……
Ivan:真是罪~恶啊。
Gilbert:…!
(夕夜(黑线冷汗惊):「怎么办……。」
(冷汗盯):「冷………冷静下来。」
(冷汗呆):「吸…………………
呼啊。」)
Gilbert:深呼吸,深呼吸…
(夕夜(冷汗闭眼):「…嗯嗯。」
(冷汗呆):「?
……那个是…?」)
(切换景色,Mogeko 城堡夜景)
(夕夜(惊):「哇…好大的城堡。」
(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城堡。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奇怪的形状。」)
Gilbert:一看就是那些东西的城堡啊!圆顶上面!上面!
(夕夜(普通)「………有灯光。
有人住在里面的吗?」)
Ivan:大概没有?排除有幕后凶手这件事。
(夕夜「…会不会告诉我如何才能回家呢。」)
Gilbert:绝对不会啦,但是按照游戏发展,一定会去到城堡里面吧!
(夕夜「…不,一路而来尽是些奇怪的事」
「这个城堡和住在里面的人肯定也是…。」)
Gilbert:正是如此。
(夕夜(闭眼)「…可是,一直待在这里
也不能改变现状…而且…」
「…黄色的家伙们…也会追来」
(绝望)「它们应该不会在城堡里了吧…」)
Gilbert:夕夜小姐的视力应该不太好。
Ivan:她可是遮着一只眼睛哦。
(夕夜(绝望)「总而言之,
只能进去看看了…。」
(冷汗盯)「…………
不好的预感啊。」)
Ivan:嗯…一般的发展呢。
(操作)
Gilbert:感觉操作的时间点有点微妙啊。
Ivan:?
Gilbert:…不,没什么。
(缓缓前进,血迹)
(夕夜(黑线冷汗惊)「…嗯!
…血……血……?」
(黑线冷汗):「………。」
(冷汗盯):「…?对面好像…有什么」)
Ivan:有人被杀掉了吗……

[1]以上所写即为在实况过程中见到的雪兔,但在实际实况中,在这里是有意外的,比如在这里Gilbert先生觉得难度太小,于是就干脆在原地等了一会,导致了夕夜小姐被Mogeko们包抄。
……为什么在游戏里没有体现?因为这样太蠢了啊(笑)

【异色露普】噬毒

毒/品会使人获得暂时的兴奋,之后会使人感觉迟钝,行为不定,办事效率低,精神不振,有些毒/品还会使其产生幻觉。为了再一次获得快感,摆脱掉缺少毒品的折磨,吸毒者会不断索求更多计量的毒品。

尼可拉斯就是高纯度的毒/品。
维克多在不慎初次接触后,他就像黑色的恶魔一样围在自己身边—当然尼可拉斯,不是黑色的。
他的面容如同海/洛/因般苍白,上好的金属色泽的长发懒散地搭在后背。
鬼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缠着自己。
“因为我爱你啊,维卡什。”他微笑着拥抱维克多,之后拿走了他的钱包。
这可没有说服力,尼可拉斯。
以“爱”这个肮脏的理由,过于老套与无力。于是维克多继续工作。
钱包你爱拿走就拿走吧,记得别回来。
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的工作效率大幅度下降。
他不只一次地握住自己签名中干枯的手如同绘画般向另一端移动,维克多坚持正确的方向。但那已经达到了尼可拉斯的目的。他嬉笑着看着自己为歪扭的签字皱眉。
该死的。
有几次尼可拉斯把墨水“失手”打在即将上交的文件上,之后“慌乱”地用另一份文件擦干墨迹。拜他所赐,工作又要从头开始。还好不是很重要,看着他因自己的面无表情而孩子气的踏步迈出办公室,心情有一瞬间的上升一点。那比听着他因自己被上司的斥责在隔壁压抑不住的笑声要更有意思。
可怕不仅于此,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行动不确定。
就像一个幽灵无声地飘进来,站在维克多的椅子后面,用略有纤瘦的手臂像红色围巾一样勒在脖子上,力气大的惊人。
“维卡什。”
与沉重的窒息感相对的是在耳边假装出的轻语,与伊万糖果般的声线一样过分甜腻至于令人作呕。
维克多握住尼可拉斯的手腕向下扯,尼可拉斯便把身子向另一个方向倾到前面去,海蓝色翻腾着欢愉的眼睛直视镜面般平静的暗红色眸子。
一场交锋,想要感染敌方。
毫无意义,维克多盯了半天,之后目光移到桌角的报告单上。
“看着我,维卡什。”尼可拉斯抬起维克多正书写的手,磨蹭着跨坐在他的腿上,冰冷的手捧着他的脸。
“看你不如去看基尔伯特。”无感情的语气。
尼可拉斯微笑着,眼睛弯成在桌面上不意撒出的一滴水,“两个工作狂是不会产生爱的。”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拒绝尝试。”尼可拉斯带着恶意舔了一下维克多的右脸颊。
维克多咬紧牙齿,又马上张开嘴深吸一口空气。
“气的要死?”尼可拉斯紧紧抱住维克多,“那就试试看吧。”
他舔舔嘴唇,之后印上一个湿润的轻吻。
维克多闭了下眼睛,之后自暴自弃狠狠咬上对方漏出的白皙脆弱的脖颈。
尼可拉斯令人上瘾,令人发狂。
他就是来把自己搞坏,之后带到地狱去的。


……算了,反正我也是要去地狱的人。维克多埋怨着自己,没有见到尼可拉斯得意的神情。

p.s:我才不会说这个脑洞来自听安全讲座呢!

【雪兔(大概)无差】如果不凉快的话,万尼亚是会化掉的i☆

感觉有点ooc,慎入。
“因为一个人会寒冷,很孤单的吧,所以万尼亚会抱住基尔。”伊万微笑着,紫色的眼睛像沉在湖底的珍宝一般闪烁着摇摆不定的光芒,他慢慢地挪向端坐在沙发上板着脸盯着他的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随着他的靠近而向反方向移动,保持一定的距离。
冷若冰霜。
伊万轻轻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啊……”
“蠢熊你别想往本大爷身上靠!”
他们现在在王耀家里,早就听闻王耀家气候在全球变暖的影响下热的厉害,但是没想到夏季未至的五月份就已经快像蒸笼一样了,连一向喜欢温暖的伊万都有点受不了。基尔伯特刚刚冲完凉水澡走出浴室,伊万立刻就向他靠过去。
被伊万严严实实的抱住了,如果无视掉季节与地点的话就像是在寒冬般的莫/斯/科那时一样。
好热。
基尔伯特马上推开了伊万,找到扇子扇了起来,到了最后不知为什么发展到了坐在沙发上对峙的状态。
“你如果热的话,也去冲个澡啊。”
“不要。”伊万干脆的回复他。
“……”
基尔伯特无言以对,他很想过去狠狠敲以伊万的脑袋,看看是否会如同空的容器发出悠悠的响声,他还是没有付诸行动,过去的话,这次一定会被缠着不放的。
“那你就这样热着吧,热死也是你自找的。”基尔伯特撂下一句气话。
“诶……小基尔好无情!”伊万拉了下围巾。闷热的空气使使声线如同融化了的糖果一样粘稠而又甜腻。
“装可爱也没用。”
“如果不凉快的话,万尼亚是会化掉的。基尔也会伤心的吧!”
“靠,你什么时候这么弱了!?”基尔伯特加快了扇风的速度,“你化了的话,本大爷也会把你放冰箱里再冻起来的。”
伊万呆了一下,又恢复了平时的微笑,伸了个懒腰,“好吧,万尼亚就暂时搁置一下吧,反正等下也会睡在一起吧。”语气轻飘飘。
“……本大爷今晚绝对要和你分开睡!”

一个短的不行的段子。
脑洞来自上晚自习时相当热的时候看见了伊万的挂件。
话说伊万穿那么多,在夏天会很热吧。

课上的摸鱼×2……
我这一天都去干嘛了?!摸鱼摸不好,课倒是好好上啊!(趴)
1Pmary天使,2P艾莲。
或许我会细化,再画一个系列……?

【雪兔无差】Mogeko Castle on live !2

(夕夜(冷线惊)「………嗯???」
(黑线)「……这个车站是什么啊,我从来没听说过mogeko…这个车站…。」)
Ivan:一般的游戏都是这样呢,主角来到了神奇的地方,经历了什么奇特的事……
Gilbert:是啊,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冒险吧。

(接上文)
(夕夜(黑线):「没有车站工作人员…。
是如此偏僻的车站吗?」)
Gilbert:没有工作人员,管理真是松懈啊。
Ivan:这是剧情需要?使故事更有神秘感之类的…
Gilbert:说来没错。
(夕夜(黑线):「不会不会,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车站名…」
(冷汗)「总而言之…先走过去看看吧…」)
Gilbert:开始探索了。
(夕夜在车站台前进,一直沿路调查站台外侧的铁丝网。)
(「与生火腿和好吧」)
Gilbert:生火腿,本大爷还是比较喜欢香肠啦,香肠的肉的含量比较高。
Ivan:万尼亚喜欢甜的东西。
Gilbert:……(内心os:和小孩子一样啊。)
(有个洞。)
(「狂把辣椒放入意大利面的中的组织
招募会员中!
你也想成辣椒派吗?
详情请致电000-xxx-000」)
Gilbert:小意绝对会哭的!不如干脆去吃辣椒好了。
Ivan:莫名其妙的组织,能存在就很神奇了呐。
(夕夜(黑线):「这是什么组织啊…………。」)
Gilbert:在地上有张纸条。
(有张纸掉在地上
「广而告之,有位女高中生进来了」)
Ivan:是指夕夜小姐吧。
(夕夜:「?」)
(「每月1日~31日是生火腿日!吃生火腿世界和平!」
夕夜(冷汗):「……每天都是生火腿啊!」)
Gilbert:这是有多喜欢生火腿啊!
Ivan:大概和我喜欢小基尔一样喜欢?
Gilbert:?!
Ivan:啊…不对,没有什么能比得上我喜欢小基尔哦。
Gilbert:……专心直播!
(在地上有一份生火腿
得到了生火腿!)
Gilbert:…来看看这个生火腿吧。
(生火腿:神之产物。可以完全恢复。)
Gilbert:………
Ivan:这个游戏是走搞笑路线的吗?
(「生火腿大促销!一盒只售278日元!」)
(「饺子随便吃,1小时800日元,可以放开肚皮吃!」)
Ivan:这就下一个场景了吧。
Gilbert:这个作者还是很用心的,场景什么的都很用心。
(下一场景)
Gilbert:啊,音乐突然没了!
(「你赶紧给我了解生火腿!」)
Ivan:不要会怎样啊。(笑)
(「笨蛋!患上花粉症去死吧!
你说什么!
去上吊去淹死吧!你个混蛋!」)
Gilbert:战书之类的?
Ivan:大家要好好相处啊。
(「不叫的话,奸至怀孕,小杜鹃。」)
Gilbert:…这是被改了的织田信长,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人的话吧!①
(「     防灾!火灾喷射练习会!
一起来放火吧!无需参加费!
只需把能喷火的东西带来即可!」)
Ivan:烤棉花糖?(笑)
(「各种各样的结果
真令人期待呢     mogeko 城堡」)
Gilbert:游戏是多结局的啊。前面有东西。
(得到了薯片(海苔味)!
我方全员完全恢复。)
Gilbert:与生火腿比,还是这个比较万能吧!
(有个洞。)
「前方三公里→Mxxxkx Cxsxxe」
Ivan:标题的Mogeko。
((因部分文字缺失,看不懂)
有个洞。)
Ivan:好破的地方。
(「腰酸又背痛…这样的你就需要生  火   腿!」
夕夜(气):「不不不。」)
Gilbert:去看医生啊!……不对,游戏里可以拿道具啊。
(有个洞。)
(「每星期一、二、三、四、五、六、日都是生火腿日!)
Gilbert:那和每月都是生火腿有什么不同吗。
(生火腿真好吃!!!」)
Gilbert:已经知道了!
(夕夜(黑线):「…一路上到处都是这样奇怪的海报到底有多喜欢生火腿啊…」)
(「快给生火腿跪了…。」)
Gilbert:夕夜小姐说的完全对。
(旅行的宣传海报。
像是地图
看不懂…用的是什么语言呢。)
Ivan:走过来的时候都是能看懂的,这一次?
Gilbert:说不定那些是故意让夕夜小姐看到吧……

①:三人说的话能看出三人性格啊。
信长:如果你不叫的话,就杀掉你好了,杜鹃
秀吉:如果你不叫的话,就想办法让你叫,杜鹃
家康:如果你不叫是话,就等到你叫为止,杜鹃
深夜发文向……

【雪兔无差】Mogeko castle on live!1

(旧版游戏主界面)
Gilbert:日安,正在观看Live的各位!我是如约开始直播的Gilbert
Ivan:大家好,初次见面。我是和Gilbert一起直播的Ivan
Gilbert:可能在座的各位对于这只毛熊稍微有点印象(笑)
Ivan:呜哇,基尔君不明意义的笑很过分哦
Gilbert:这只毛熊也是一位实况主…人气没有本大爷高就是了
Ivan:korukoru……∧L∧
Gilbert:嘛,那么就快开始游戏吧
(???:「…………。」)
Ivan:啊,看起来很弱的黄色生物出现了。
Gilbert:整个场景都是少女风格的粉红色啊,想起菲利克斯那家伙了。
Ivan:(笑)
(「呦,睡不着吗?」
「…………。」
「吃药也没用吗?」)
Ivan:就像是监护人呢。
(「…………。」
「……是吗」
「…………。」
「没事的,我会在你身边的」
「……能快点康复就好了」
「…………。」)
Gilbert:病重的孩子?
(「…啊,对了对了。」
「……今天我给你念故事书吧」
「你问我是关于什么的内容的?」
「既有趣又奇怪、令人伤感又色/色的猎奇的故事」)
Gilbert:…给小孩子讲色/情故事真的好吗!
Ivan:为什么基尔君就认定是小孩子呢?
Gilbert:因为讲故事嘛,我家阿西小时候睡觉之前必须要本大爷讲故事的!(笑)
(「我想你会很喜欢这个故事的」)
Gilbert:怎么会喜欢啊!
(「………………。」
「那么,开始吧」)

(很久很久以前某地方有一名女高中生。)
Ivan:很有本田君家的风格哦。
Gilbert:说来不错…但是你是对小菊有什么偏见吗!
Ivan:没有∧L∧
(名字是「夕夜」)
Gilbert:名字很好。
(有一天,她在搭乘电车时…。
夕夜(黑线):「…………。」
「我要回家…。」
「(今天是哥哥回来的日子…。)」)
Ivan:………
「(所以…要赶快回家…。)」
「(已经好久没见过了…。)」
「(好像快点见他一面…。)」)
Ivan(黑线)
Gilbert:现在娜塔莎应该不在的啦……(拍Ivan肩膀)
(游戏场景:电车)
Gilbert:啊,能动了,先看下菜单…
(菜单
夕夜,女子高中生,L1,正常,H43/43,E0/30,M39/39)
Gilbert:感觉会有战斗产生。
Ivan:日/本的女子中学生可不会像那个笨蛋家里的女生那样粗鲁哦,难以想象她会有战斗力。
Gilbert:是啊。
(物品栏)
(空)
(技能)
(夕夜,L1,正常,H43/43,M39/39,技能栏为空)
Gilbert:技能为空,是要等级上升后才有吧。
(装备)
(夕夜,攻击力29,防御力24,精神力11,敏捷性18)
Ivan:果然很弱啊。
(武器:手机)
(就快没电了)
(盾牌:书包)
(学生都有的东西)
(铠甲:制服(外套))
(普通的制服)
(头盔:发夹)
(可以选择喜欢的发型)
(装饰品:空)
Gilbert:看来都很正常。
(存档界面)
Gilbert:那么顺便来存档……
(储存档案记录1,返回主界面)
Ivan:在车的另一边坐着两个人呢,感觉关系很好呢。
(死鱼眼的女生(死鱼眼):讨厌…坐电车啊
发型新潮的女生:你不是也讨厌坐公车吗
死鱼眼的女生(死鱼眼):公车?那才是最糟的。令人难以呼吸的交通工具
Gilbert:人太多也不好。
发型新潮的女生(鼓气):那什么才好啊?
死鱼眼的女生(死鱼眼):……自行车)
Gilbert:说实话本大爷不是会经常骑自行车…
Ivan:因为不会骑?∧L∧
Gilbert:怎么可能!是因为自行车有点慢啦,送文件啊开会啊骑车会迟到的。如果时间够的话骑自行车也很好。
Ivan:基尔君不会骑的话万尼亚可以载你哦。
Gilbert:本大爷会骑自行车!
(发型新潮的女生(噘嘴):很累人啊
死鱼眼的女生(死鱼眼张嘴):啊
夕夜(眼角下垂):「(好困…。)」)
距离目的地还需要一点时间…要坐下睡会吗?
不好
好的
Gilbert:等下!本大爷还有东西没调查完!
(车左下角有辣椒)
(得到了辣椒!)
Gilbert:不要乱捡东西啊喂!
(辣椒×1:回复80点MP)
(调查车后门,门关上了)
距离目的地还需要一点时间…要坐下睡会吗?
不好
好的
Ivan:这下可以睡了吧。
(屏幕暗)
(夕夜:「………………。」
(惊)「…………哈!」
(惊)「这个?」
「终点站、mogeko、mogeko…。」)
Gilbert:睡过站了,感觉很长见啊这种现象。
Ivan:到了个未知的地方。
(夕夜:「…嗯?」)
(车站牌:Mogeko)
Ivan:标题中的mogeko就是这个了吧。
Gilbert:看样子是了。
(夕夜(呆):「…………。」
(黑线)「…………嗯?」
(冷汗惊)「…嗯?嗯?这个车站…是哪里啊…」)
Gilbert:是mogeko。
(夕夜(冷线惊)「………嗯???」
(黑线)「……这个车站是什么啊,我从来没听说过mogeko…这个车站…。」)
Ivan:一般的游戏都是这样呢,主角来到了神奇的地方,经历了什么奇特的事……
Gilbert:是啊,是因为大家都喜欢冒险吧。

Amnesia(失忆症,白色情人节限定)

提前发布的三月十四号白色情人节贺文……全程不知写点啥qwq
另外花夫妇极东出没注意。

“啊,欢迎回来,贝什米特先生们。”费里西安诺手里捧着笔记,当两人敲门进来时他微笑着站起迎接。
伊万的办公室里只有费里西安诺一人,那个高大的斯/拉/夫人不在使基尔伯特奇怪。在他返回的时候,伊万总会坐在他的椅子上微笑着迎接他,之后像平常一样与他讨论话题。
可是今天不一样,基尔伯特看不到那个人有点失望的感觉。他稍稍低下头,看向窗台上种植的矮种向日葵。
“这周也很准时哦,欢迎回来,亲爱的小基尔。”费里西安诺模仿这伊万的音调,基尔伯特惊讶的抬头,之后意识到这只是另一个人而已又安定下来。
费里西安诺又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
“这是布拉金斯基先生要我传达给您的哦,叫您不要太过失望。”
……本大爷刚才只是发呆而已,才没有失望啊!
基尔伯特很快意识到他被伊万预测到了心理,于是马上改变了主意,开始与皱着眉的路德维希一起收拾东西。

路德维希将走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把路德维希叫了出去,两人不知干了点什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费里西安诺才哼着轻飘飘的曲子回来。
“小费里很开心啊,是发生了什么吗?”基尔伯特竖起手中的书,拍好后依次放在书架上。
费里西安诺也从桌子上的箱子里拿出几本书递给基尔伯特,“是哦,大概布拉金斯基先生晚上会对您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刚才我把我的白巧克力送给了路德维希。”
“情人节不只是每年的二月十四号吗?”
“嗯……实际上是这样,但是我的朋友说他家里还会有白色情人节的说法,这是为了情人节送出礼物的人准备的节日。”
“是作为回报的节日啊……”
基尔伯特想到上一个月的情人节,伊万请自己吃了酒心巧克力,吃到后来自己就忘了发生了什么,伊万又不肯说,只好自己回忆了。
不过回报……本大爷要怎么回报他呢?现在他也没有巧克力一类的甜品。
基尔伯特陷入了沉思中。
“当然,不回礼也可以,就比如说是两次情人节都是我送巧克力。”费里西安诺看对方如此沉思,就急忙地补充。
“毕竟只是那一边的传统,不遵守也没关系。”
“是吗?”

不回应吗?这似乎也不好。
费里西安诺离开后,基尔伯特看着淡金色烫金硬壳的笔记本就像看着伊万本人一样,他又想起白色情人节。
他之于伊万只是医生的工作对象而已,可是情人节那天他还是送给他巧克力。如果今天他要是不送点什么,他一定会感觉愧疚的,基尔伯特不想欠任何人东西。
那么送点什么呢……基尔伯特趴在桌子上,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音。渐渐的声音减弱了,他感觉无力极了。
他确实什么都送不了。

下午两点,伊万终于踏出了会议室。
他要感谢本田菊的那个及时的电话,否则那个看似年轻实际就像老年人一样唠叨的王所长是不会在日落西沉之前放他们走的。
想到这里,他疲倦地揉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点。
基尔伯特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安静地看书还是在默然地发呆?又或者是靠在窗边接待那只经常看望他的小鸟?伊万更想快点见到他了。
伊万慢慢地打开了房门。
基尔伯特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门轴发出的声音让他微微睁开眼睛。
“伊…万……”含糊地吐出对方的名字,就像融化的樱桃糖果一样粘稠。
伊万尽可能的动作幅度小的关上门不让他发出声音,“嗯,我回来了。”
基尔伯特依旧趴在桌子上,脸努力转向声音的来源,“……情人节…”
“祝万尼亚快乐吗?”伊万对他知道这件事感到惊讶,又同时感到喜悦。
“……嗯。”基尔伯特上下晃动脑袋,是在点头吧,“本大爷…喜欢你……”
这是伊万未想到的,他睁大了眼睛,盯着基尔伯特。
“所以……这样能算是回报吗?”基尔伯特把头转回去,脸埋在臂弯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这种话。刚才只是犯困而已,怎么会出现这句话!
“…不算。”伊万很失望。
他拒绝物质性的喜欢,他希望基尔伯特能真心喜欢他,他想要某一天能够和他在一起。
“…………”基尔伯特也没有回复,他对他自己与伊万的回答失望透顶。
“你还不理解喜欢,所以不算。”伊万不负责任的解释。
是吗……基尔伯特想。

将来某一天,将会明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