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大半夜的不睡觉烧脑洞。想给Fundbüro失物招领处加一个露子的BE,可是不忍心…于是就有了下文。(话说不写正篇真的好吗…)感觉自己越来越废柴了(倒地不起)

伊利亚瘫坐在椅子上,头偏靠在左肩,双手交叉在身前,军帽在手里拿着,让人担心会随时滑落。军服不再像曾经那样一丝不苟的整洁,勋章歪扭地摆在胸前。
他太累了,身体无法动弹,呼吸细若游丝,两眼直直地盯着空无一物的前面,眼眸中的颜色此时如同磨损过度的长椅上的油漆,无神并且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污渍。
基尔伯特从远方走回来,到他的身旁,伊利亚的眼睛眨了几下,微微转头看向他。
“别动,就这样吧。”基尔伯特垂下眼帘,露出一个微笑,用未曾有过的温柔低声诉说着,他把伊利亚的头摆到原来的位置。
手的温度偏凉,但这对伊利亚来说也像处于点燃的壁炉旁温暖。
“…你来了,基尔伯特。”伊利亚一动不动,呼出一句话。
基尔伯特伸手搂住伊利亚的肩膀,嘴唇凑近他的耳朵轻声回答,“是的,我回来了。”
伊利亚要挣扎着站起来,基尔伯特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他静静坐着,“伊利亚…镇定,我哪里都不会去。”
“真的?”
“真的啊,我就在这里,那也不去。”基尔伯特笑了几声,轻轻吻在右侧的静脉上。
“可是你已经离开了万尼亚一阵,把我丢在这冰天雪地寒冷的地方一个人啊。”
基尔伯特发出一声语气上扬的疑问,过了几分钟又叹了口气,“是吗…以后不会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了。”
伊利亚没有回复,他贪恋着两个人的温度,渐渐的他的睡意被掘出。
“睡吧,万尼亚。”
“不…”我还不想睡…
“你已经很累了…睡吧…亲爱的伊利亚。”基尔伯特似乎拿出了他大部分的耐心,在伊利亚的耳边细语,“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嗯。”伊利亚闭上他的眼睛,沉沉睡去,基尔伯特也缓缓闭上眼睛,同他一起睡去。


“你愿意和他共度余下的时光,不离不弃,与他永远在一起,直到死亡把你们分开吗?”
“死亡也无法把我们分开。”
阳光正好,倾洒在他们的身上为他们缔结下了私自的约定。
他们确实做到了,死亡也无法把他们分开。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