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beat in your heart 1,2

“直击心脏”
国王露与骑士普设定
ooc请注意qwq
还是智障故事(最近被智减的严重,想写点开心的故事)(不你的本质玻璃渣呢)
写的很开心的文,很皮
对,我又又有新坑了
感谢潞君的标题提议! @妫潞

今天的王宫里传出了大新闻。
国王——伊万·布拉金斯基殿下在迎见周边国的使者团时,走下了王座亲手把为首的骑士长拉起来,并且牵起了他的一只手,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吻。
一个吻,这还不是重点。
之后那个骑士立刻甩开了布拉金斯基殿下的手,接着一句话不说就走了,殿下当场就呆住了。
和平的日子还能持续多长时间呢。
——以上,即为今日的头版内容!

1.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今天是基尔伯特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天,在这一天他犯了两个错误…严格来说是一个。
第一个是甩开了布拉金斯基的手,第二个是转头就走,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停顿。
总结来说就是出使时没有拿出礼节对待国王,并且很无礼,极其无礼。
走出殿门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深深叹了口气,现在走回去也没什么意义(主要是没面子)(划掉),索性就回临时休息处了。
所以他现在,端坐在桌子前无比郁闷。
这等大罪…不做点什么挽回的事回去怕不是真的会被处刑,更严重的是可能会引发战争,如果布拉金斯基家揪着这点不放,再加上更早之前的事一起算账的话…相当不妙啊。
基尔伯特出使这个国家的目的是达成同盟,现在看来应该是出局了。
谁能想到这块小小的封地能变成这么大的国啊!早知道的话在这之前就应该伸出和平枝!
正如基尔伯特所说,这个国家原型是一块地处偏远的小封地,就像被诅咒了一样,常年气温低于平均值,当然现在变成了繁华的首都。
之前的布拉金斯基家族也只是“诅咒之家”而已,这块封地是他们唯一的栖身之所。直到伊万·布拉金斯基殿——下(这是基尔伯特故意的)成为家主,通过各种手段不断向外扩张地界,再到后来吞并了一个相对温暖的小国,伊万·布拉金斯基家主成为布拉金斯基殿下,其他国家才开始关注他。
在不注意的时候变成了强国,将来还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地位,所以赶快讨好似的递上联盟契约,不感觉很讽刺吗?
虽然这项决定是正确的,但是也表现得太露骨了吧…!
回到原题,基尔伯特正想着后果与解决方案的时候,伊丽莎白回来了,没有敲门就马上进入了基尔伯特所在的房间,迈着快步走到基尔伯特身后,把基尔伯特的脸拍到了桌面上。
“靠…!男人婆你干什么!”基尔伯特揉着鼻子起来反抗。
“你才是!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伊丽莎白双臂交叉在胸前质问着他,伊丽莎白是随行的副骑士长,在基尔伯特身后不远的地方目睹了惨案的发生。
她一提这事,基尔伯特立刻安静,表情开始僵硬,“这个……”
“请你解释你的行为。”从罗德里赫家出来的人还是保持礼节底线的。
“…本大爷是直的。”基尔伯特眨了几下眼,有点尴尬地笑了。
“所以?”伊丽莎白挑眉,“这就是你丢下烂摊子的理由?”
“嗯,是。”
基尔伯特是个直的,之前他虽然遇见过追求他的同性,但都被他无后续地拒绝了,今天这么失礼还是头一次。
为什么失了态?大概是因为情绪紧绷着吧。
伊丽莎白也叹了口气,之后一副严肃的样子通知基尔伯特,“你现在听好,现在我们的目的不是‘结盟’了。”
“而是?”即使心里有了答案,也要等那记重锤凿实。
“‘停战求和’。布拉金斯基的脸色很差哦。”
啊啊,敲下去的滋味果然不好受。基尔伯特像是断了线的木偶,瘫坐在椅子上。

2.伊万·布拉金斯基
按照昨天伊丽莎白说的,如果这次能谈好,布拉金斯基接受了他的道歉也就是避免战争的话,他就成功了,处分也能减少。走在宫殿走廊的基尔伯特如是想,一边尽量无视旁边仆人们的目光。
看,他就是甩了我们殿下手的人!
哇——真是嚣张!
殿下会怎么处罚他?!
………这种事本大爷怎么知道!
脑内辩驳结束,现在基尔伯特站在私殿门口。
“骑士长,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阁下请见伊万·布拉金斯基殿下!”一旁的侍从通告在长走廊中回荡。
“让他进来。”说不上来的声音,感觉就像是藏在木匣中的珍果糖。
大门打开,伊万·布拉金斯基殿下戴着高大的王冠,坐在王位上俯视着他,有一种整个私殿的温度好像比外面要冷一点的错觉。基尔伯特迈入正厅,单膝着地行礼。
“布拉金斯基殿下,早安。”
“嗯,基尔伯特阁下也是,早安。”伊万看了下四周的仆人,“你们都出去吧。”
上来就独处吗…!
仆人清空,门也关上了,偌大的正厅只剩他们两人。
“那么,阁下先起来吧。”糖果落在基尔伯特的身边。
基尔伯特站起,抬头正视伊万。
伊万笑了一下,一副满意的样子,“那么阁下今日来所为何事?”
“关于昨日无礼一事,”基尔伯特开口,“仅出于我个人原因,在此我怀有…咳,”他咳嗽了一下,“怀有深深的歉意向您请求谅解。”
“之后…?”伊万微微歪头,一副没听够的样子。
“之后……?”基尔伯特小声回应,他也没想好继续说什么,之后不就应该是对方提出补偿或处罚吗?没想到伊万·布拉金斯基是这个反应。
“别人没有教过你请求谅解要做什么吗?”伊万又笑了一下,私殿更冷了。完,这是纠缠到底的节奏…算啦,毕竟也是本大爷的错。
伊万笑着看着思想斗争的基尔伯特,伸手招呼他靠近一些,基尔伯特向前几步停在台阶前一小段距离处。
“不够,上来吧。”
这人是想干嘛啊,基尔伯特疑惑但还是找做了,他低着头看着伊万那双暗紫色深渊般的眼睛。
“想要谅解吗?那么请你低下头。”他好像对被俯视这件事不满。
低下头…像刚进殿那样就行吧,他再次单膝着地行礼。
现在他看不到伊万的动作了,只能静静地等待对方下一个动作。
伊万抬起他的手,落在了基尔伯特的头上,向左向右两边梳弄着,手指穿过发间传递来对方略低的温度,轻缓的动作让基尔伯特感觉很舒服。
完全不懂他在干什么…不,好像知道,这好像发生过,现在却被沙土掩埋找不到它的存在。
伊万又摆弄了几下,之后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可以起来了,基尔伯特抬头看着国王殿下,伊万还是那副笑着的样子。
“好啦,那么现在我就原谅阁下吧。”
这么容易…?!
“当然,只限于阁下而已。”他又补了一句,此刻的笑容十分欠打,并且还打不得。
…布拉金斯基真是恶劣至极,和这讨厌的低温一样,本大爷要把好评收回!
基尔伯特返回时这么抱怨。

抓住四月的尾巴更新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