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beat in your heart 3,4

“直击心脏”
国王露与骑士普设定
ooc请注意qwq
还是智障故事(最近被智减的严重,想写点开心的故事)(不你的本质玻璃渣呢)
对,我又又有新坑了
感谢潞君的标题提议!

大新闻!
据传骑士甩开了国王殿下的手转头就走的后续!
国王殿下与骑士进行了商议,最后国王殿下宽宏大量地原谅了骑士阁下本人,对结盟一事也没有再提!
国王殿下肯定有了伟大的想法!
不愧是国王殿下!国王殿下万岁!
——以上,即为今日的头版内容

3.斯捷潘
基尔伯特回到休息处,伊丽莎白问他结果如何,他看向旁边窗子外面。
“还……行?”骑士长限定·假装没事.jpg
伊丽莎白露出了一个会心而友善的微笑,让基尔伯特回他的房间去了,之后……之后就被锁了一整天,期间还有饼干和水的供给,也算是很良心的了。

由于基尔伯特的事故,他们为期一月的行程缩水成了一周,所以今晚会举办送别晚宴。身为骑士长的基尔伯特当然是要去的,可是,现在他,正蹲在庭院高木丛前,宫殿落地大窗透出的灯光圈之外,抬着头眯着眼睛望天。
月黑风高夜,正是找月亮的好时机。
骑士长阁下觉得自己反正已经搞砸了,也不差这一个晚宴,在开始跳舞的时候,他默默离开了现场,待在这个轻易不会被发现的地方。
求和也失败了,所以盟书也没什么用了,基尔伯特干脆把它团成一个纸团扔哪了也不知道。
此时基尔伯特向左歪头,又向右晃,眨了几下眼睛后低头揉了半天眼睛。
“啊…星星也这么少……算了,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回去了。”
他站起来活动了几下,抬脚就要向外面走去。
“现在就要回去了吗?”从哪里传出来的声音,像是丛间成熟甘美的莓果。
“谁…!”基尔伯特向声音的来源看去,虽然一切都糟透了但是还是希望不要太差了。
从更暗的角落里缓慢地走出一个高大的青年,容貌和伊万没有多大区别,只是没戴皇冠,服装也太脏乱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眸便是圆月,在暗处散发着淡淡的光。
基尔伯特表示自己的运气真差,溜出来也能碰见讨厌的熊,虽然好像哪里不对。
“布拉金斯基殿下…”他刚要行礼,青年向前一步阻止了他。
“不必行礼,我不是伊万,只是斯捷潘而已。”

来者斯捷潘,布拉金斯基殿下殿下的弟弟正是其人,现在正坐在基尔伯特身边闲聊。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那样的场合呢,一群人说着违心的话。所以现在我跑出来啦。”斯捷潘蹲坐在木丛前,拉着基尔伯特一起坐下来,“你也是吗?”
也是啦,国王殿下可是主角,闲的没事跑出来干嘛,不会引起骚乱吗,基尔伯特此时很放心。
“差不多啦,本大爷只是觉得无聊而已。”
“诶——你的相貌很合我意,应该有很多高贵漂亮的小姐愿意和你跳一曲啊。”
“什么嘛,合你意有什么用,再说本大爷也不会……不擅长跳舞啊。”基尔伯特笑了,看来这里还是有和他谈得开的人。
“和我意就是和我意——来,把腿伸直。”
基尔伯特照做,斯捷潘偏过去,肩膀靠在基尔伯特身上。
“让我靠一会吧,我稍微有点累。”
“你身上好脏!…本大爷的衣服你洗!”
“是是……骑士阁下。”
基尔伯特看着斯捷潘,好像自从他出现之后,光辉也随着他出现了,奶金色的头发,看起来很好捏的脸都有某处重叠上了,高挺的鼻梁不太对…?基尔伯特伸手按斯捷潘的鼻子。
“唔…!基尔干嘛啦!好痛…”斯捷潘揉着鼻子抱怨。
等等!好像有某种既视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基尔伯特张口,又合上了,最后说了一句,“你好像我曾经认识的一个人。”
这古老的搭讪方式。
“…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你很像,只是长得小小的,很可爱,还有就是有点可怜啊,总是一个人待着,好像是被欺……”说到一半,他突然闭上了嘴。
与皇家指定的骑士长接受同等教育,被孤立的一人,相似的外貌……他看了一眼旁边的斯捷潘,斯捷潘正好在看他,不在意一般地笑了。
不会吧……本大爷不是运气太差,是太好了吧!
“没想到阁下还记得呢。”
基尔伯特略显尴尬地笑,“真是巧啊…现在的你应该生活还可以吧?”
斯捷潘站起来,拍掉粘在身上的草叶灰尘,“实际上和以前也差不多,我还是一个人,当然今晚不是。”
他向基尔伯特伸出手,“来吧,回去吧,作为想起我的报答,我会尽量让你的罪责减轻的。”
“…谢谢,不必这样。”基尔伯特把手搭在斯捷潘的手上,借力站了起来。

4.文书
归国当天。
布拉金斯基殿下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与他们来时所着不同的礼服,在这其中基尔伯特十分显眼,因为只有他的是,和原来一模一样的,只是新旧程度不同而已。
被针对了吧!绝对是这样,基尔伯特看见这套衣服时差点把它摔到地上。
临出发时基尔伯特向送行队伍挥手表示再见,顺便看了一遍到场人物。只有伊万,没有斯捷潘。
基尔伯特对于斯捷潘没来送他这件事感觉有点失落,但仔细想想这大概是斯捷潘说谎,他还没有给他洗衣服。
讨厌,不守信!连最后一面也不来见见本大爷。

旅行终点,在见到自家国王之前,基尔伯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就是去除官职吗,大不了是条命嘛…有什么的,战争的话,斯捷潘大概能保证避免吧…?
本大爷一点也不担心,英勇[1]地面对自己的失职去吧!
开门,行礼,等候号令。
“嗯…贝什米特骑士长,你做的很好。”王座上的人发话了,不急不缓的声音使基尔伯特一惊。
这是嘲讽吧,怕不是气到一定程度了,基尔伯特可以感受到旁边伊丽莎白担心的目光。
“成功地结盟,文书已经送来了,很好。”他又续了一句,顺便续了个命。
????!那玩意不是被本大爷扔了吗?怎么还送过来了呢???
国王又说了几句称赞的话,就让他们回去休息了。
基尔伯特表示很迷,这件事本大爷怎么不知道。他决定去亚瑟——书记官,同时也管理重要文档,去他那边看看,他应该会过手那件文书。

他后来也确实去看了,那份文书已经被裱起来了,双方签字也在那上面端端正正地摆着,证明着双方结盟的事实,只是…
“他敢不敢再皱一点!”亚瑟和基尔伯特的关系还算不错,基尔伯特来看文书时他向基尔伯特抱怨,“裱成这样就不错了!起码不是原来那样不雅。”
出现了!大国的随心所欲!…不对,那份文书怎么又回来了!基尔伯特假装随便看看实则十分认真地凑近文书,文字还是那个文字,签字还是那个签字,和原来他手里那份相同都不带差样的,可喜可贺…你大爷的,闹鬼还是怎样!还有!本大爷的签字可没有那么难看!
基尔伯特完全没有发觉他已经跑偏了主题。
回到家里的时候,基尔伯特坐在书房里那么仔细一想,发现了确实有什么东西不对。
斯捷潘说作为回报会让他的罪责减轻,虽然本大爷说不必,实际上已经减到没有了。而他说要为他洗衣服送行,但没有出现,回来却发现一份完好(?)的文书。
所以,是斯捷潘说服了伊万?那么为什么斯捷潘不来送行?被伊万关起来了?
为什么关起来……莫非是伪造文书?
不…那大概是真的,那种复杂的铅印字体一时半会是仿制不出来的,话说那天他的衣服很脏,是去找那个东西了吗…?
原来就打那种打算了?!我们只是…一届同窗而已。
基尔伯特想到这个可能性,实在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笨熊不必搞这么大吧!…如果不搞这么大,基尔伯特现在也不可能安逸地坐在这里思考这件事了。一旦事情暴露,战争也就会爆发,而到时候那不是基尔伯特的主要责任,而是斯捷潘的责任,随便找个理由比如偷走了文书之后签字就能帮他脱开罪责。
不是吧!他怎么能这样…!基尔伯特决定尽快回到那块“诅咒之地”,去确认斯捷潘的事。

[1]英勇,骑士八大美德之一

过渡?篇
咸鱼模式on!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