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雪兔/Day92】Stardust,night

@百日雪兔集聚地
“星屑,晚安”
小孩子与幽灵设定
日常起名废试图拿英文与奇特翻译过关orz
拉低tag水平的,就是我咸鱼茶!qwq
最近四天的产物,十分的赶所以抱歉……
大概会改的。
有角色死亡慎入!(只有一句话)
ooc很抱歉qwq
可能字数稍长

伊万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努力地想睡着。房间里只有秒针转动的声音与自己的呼吸声。正值深夜,路灯也已经熄灭了,只有月光收住了肚子挤进了窗帘缝,坐在地上盯着伊万。
夜深啦!好孩子应该睡着啦——
可是伊万还是睡不着,他悄悄睁开一只眼,眯成一条缝看向周围,周围有没有恶魔来抓他呢……?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还是要从他姐姐讲的一个故事说起。
1.
夜晚壁炉边的故事会。
“韩塞尔拉着妹妹葛蕾丝的手向森林外走去。森林太黑了,月光被遮住了,但韩塞尔与葛蕾丝还是发现了他们撒的面包渣。”
“之后呢?他们回到家了吗?”伊万紧接着问,同时向外拉了下被妹妹娜塔莉亚紧紧抱着的手。
“之后,”冬妮娅抬头想了下,“之后他们顺着那条小路一直走…走到一半,却发现剩下的面包渣被乌鸦吃掉了,他们在漆黑的森林里迷路了!”
“不要…”娜塔莉亚喊了一声,用更大力气抱住伊万,伊万虽然感觉有点害怕,但还是勉强着镇定听下去,“…然后呢?”
“然后…”冬妮娅顿了一下,“他们越走越累,越走越累,但还是找不到出口,只能…”
她又停了一下,“只能在森林里迷路啦,被恶魔抓住啦!”
“诶—!”他明显被这个结局吓到了,他所听过的故事还未有恶魔出现过,只在教堂的教诲中听过相关的词语,说他们有黑色的斗篷,有长长的角,还有别的东西,但那双红色的眼睛是最可怕的,会把人引入深渊,一个只有黑的地方,再也见不到姐姐妹妹,还有暖和的壁炉,毯子与蜂蜜。
好可怕,躺在床上的伊万又把他自己缩了缩,把毯子盖得更严。
今晚好像更冷,像是秋天了一样,但现在还是温暖的夏天啊。
是因为他不好好睡觉所以恶魔来抓他了吗?
呜哇……不要,万尼亚会好好睡觉的!他又向旁边看了一眼。
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闹钟不服气地跳了一下,发出一声清脆的抗议。
“啊!…”伊万小小地惊呼,又马上闭上嘴。这不对,不对!肯定是万尼亚看错了!他眼睛睁开一个小缝,向床的外面看去,这次他看见了一双黑皮鞋,他还没有见过那样的黑皮鞋,伊万屏住了呼吸睁大了眼睛继续看着那里。
在黑皮鞋的上面是深蓝色的裤腿,再之后是漆黑破旧的斗篷,“他”还拿着巨大的武器!不然“他”的头上为什么会闪着银色的光芒?
“他”一定是来抓万尼亚的!伊万把自己藏在毯子里,只留一双眼睛,“他”听见了声音,向伊万那边看去…
那确实是一双红眼睛,脸上好像还有血的颜色,“他”向伊万那边移动,向他伸出了手。
“不要!”伊万把床头的书扔过去。
书本透过了“他”的身体,落到了他的身后,“他”停住,看了看自己,又看看那本书,最后才看向伊万。
“现在的孩子这么无礼吗?”他盯着伊万如此开口,声音十分沙哑。
“哇!离万尼亚远点啦!”伊万赶紧坐起来,裹紧毯子毫无警示力地警告。
“嗯?”“他”站在那里,审视了下自己的衣着,又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摸摸自己的脖子,那里系了根红绳,“他”又看看伊万,伊万裹着毯子,害怕地盯着“他”。“他”笑了,把斗篷向下拽,两臂向伊万伸去,缓慢而僵直地向他走来。
“哦哦,我好惨哦……”
“诶!不要!呜呜……”伊万用毯子罩住头,抱住在一旁的枕头,默念着“看不见万尼亚”。
之后又是一阵安静,正当伊万要去毯子外面看一眼的时候,他的头被敲了一下。
“咿!”伊万震了一下,立刻从毯子里出来向前一阵乱挥。
开始没有任何感觉,就像在空气里挥手一样,后来有了冰冷的触感,似乎打在了对方的身上。
伊万也没有在意,他只想让“他”离远点。
拍打了一阵后,那人(?)再次开口,这次的声音要好多了。
“好啦——别打啦,吓到你我很抱歉,所以能不能擦擦眼泪呢?”“他”用那双苍白而冰凉的手握住了伊万的手,伊万把手抽回去。
“呜…离万尼亚远点啦…”伊万也没意识到他什么时候哭了,他抽泣着,揉着眼睛不看“他”,他讨厌这样。
“我道歉,对不起啦!所以别哭……”“他”拽长袖子,想要擦擦伊万的眼泪,见伊万在闪躲,于是放下手臂,“我离你远点好吧……”
“嗯…”伊万抬起小脸,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那么做,“他”也确实那么做了
伊万又补了一句,“不可以把万尼亚带走!”
“好——”“他”拉长了音调,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后退到阴影处,伊万才一边看着他,一边又躺下来,又偶尔看看“他”有没有再来。“他”似乎从那开始就没再动过地方了,只是看着他的一些小东西发呆。
不要想拿走他们哦,那是万尼亚的东西,当然也不能带走万尼亚…
抱着这样的想法,伊万一直看着“他”,看着看着眨眼的次数就多了,渐渐睡意笼罩了他,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2.
因为昨晚没有睡好,并且也要当个好孩子,第二天的伊万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但是,在灭了灯之后,在同样的位置,伊万又见到了“他”。
“呃……你好?”“他”挠挠头,先开了口,并做出了一个微笑。
“别想把万尼亚带走哦!”伊万坐直了身子,一脸正经的样子让对方笑得更开心。
“什么啊…我要带你去哪里啊?”“他”问,一边摘下了斗篷帽子,伊万才发现他没带什么武器,是他的头发闪烁着银光,就像冬天从窗子里面看到的外面的亮晶晶的雪,娜塔莉亚的头发和“他”的有点像,但是“他”的更加好看。
“会把万尼亚带到深渊…不对吗?”伊万回答,他是那么记着的,“深渊好可怕。”
对方有点不解地皱眉,但还是在笑着,“深渊?…谁告诉你我会把你带到那去的?”
“你不是恶魔吗?”伊万也不懂。
“我可不是恶魔,本大爷是……曾经是这里的主人哦。”“他”一看就是在骗小孩,皱眉皱的太假啦,你看,他又马上笑起来了。
“再说恶魔也不一定是坏的吧,不会把你带到那里去的。”
“骗人,韩塞尔和葛蕾丝就被带走了啊。”昨天姐姐讲的故事他还记着呢,伊万反驳。
“那也没说一定被带到了深渊啊。”
伊万语塞,看着“他”想要“他”把后续讲下去。
“他”也是一副迷茫的样子,“你没听过后续吗?后来他们被带到了恶魔的住所,那是一个用饼干,糖果与蜂蜜做成的房子。”“他”用手大概比划了一下屋顶,墙壁,还有房门,伊万这样的小孩子也能够想到是什么样子。
“恶魔喜欢甜食吗?”
“…嗯,差不多吧。”
“那好像万尼亚哦。”
“他”沉默了一下,又继续讲下去。

“……恶魔握住了韩塞尔的胳膊,把他拽出了笼子。”
“你看啦,恶魔还是不干好事…”刚才“他”说要伊万躺下才能继续听,所以他现在侧躺着看着他讲故事,他听到这里差点又起来。对方摆摆手让伊万安定下来。
“韩塞尔不出来,恶魔也没办法啊。”
“出来不就被吃掉了吗。”
“他”微微低头,马上抬头继续说,“不会被吃啊。”
“恶魔不是用大锅烧热水了嘛。”
“那是洗澡啦,洗澡。恶魔喜欢吃甜食,忘了吗?”
“嗯——好吧,那为什么不用热水器呢?”
“那是什么……反正恶魔家里没有啦!”“他”一本正经地强调,继续讲下去。
“恶魔让韩塞尔到锅里洗澡,韩塞尔不肯,恶魔很苦恼,坐在了一旁吃起来饼干。
‘你怎么了?’韩塞尔和葛蕾丝问。
‘我想和你交朋友。’”
“真的很像万尼亚呢…我也想要朋友。”伊万插嘴,“可是他们不愿意。”
“他”伸手要拍拍伊万的头,伸到一半又回去了,“迟早会有的。”
“那,那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吗?”伊万的眼睛亮晶晶的,“他”别开伊万的目光,“本大爷一个人就好。”
“那就是不愿意吗…”极其难过服声音,“他”又转过头回来,“不,并不……”
“他”想了一下,“等到你不再哭的时候,我再和你交朋友吧。”
“可是现在就可以啊。你叫什么名字?我叫伊万哦。”伊万好像真的交到朋友一样,,笑着的样子让对方呆了一下。
“基尔伯特,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唔…好长,简称为基尔吧。”
“喂!不要得寸进尺啊!没有让你称呼‘贝什米特阁下’就不错了好吗!”基尔伯特假装生气,向伊万走去。
伊万马上又是一副泫然欲涕的样子,基尔伯特便立刻回复了原来的样子,不知所措的站在那里,而伊万又如同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微笑着。
“基尔是不会对万尼亚做什么的吧?对吧,所以明天也能见面吗?”
意识到被耍了的基尔伯特没有理他,靠回他的阴影处,半天才说出一句话。
“再说吧。”
“约定好了哦?”
“明白啦…快睡觉啦!晚安,伊万。”
3.
“所以基尔不认识那些东西吗?呼呼…”伊万拿着闹钟,向基尔伯特笑。
“怎么,你有什么异议吗?”基尔伯特挽着胳膊,没好气地回复。
这是在相遇了几天后的对话,伊万发现基尔伯特并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时候,便和他开起玩笑来。
基尔伯特不是恶魔,是幽…幽灵?是这个不好读的词来着,他很特别,不仅是伊万的朋友,而且是睡了很久的幽灵!有时可以碰到他,有时就不行,他说这取决于他想不想。
只能在晚上关了灯之后才能看见他。
这是他第……反正不是第一次醒过来,他也没说啦,因为睡了太长时间,所以连闹钟也不认识。
伊万一手捧着闹钟,另一只手指着闹钟开始解说,“这是时针,分针,秒针……时针最短,秒针最快。”
基尔伯特虽然对外宣称自己不了解现代科技也没什么,但是听的时候却格外入神。
“时针指向几点就是几点……”
“分针和秒针也是?”基尔伯特同学发言。
“嗯,对。”伊万表示赞同。
“所以你该睡觉了。”
“……”
基尔伯特做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催伊万睡觉,这个小孩子一旦有了什么好玩的事就不想睡觉了,比如今天他热衷于告诉他那都是什么以及使用方法。
“基尔一定还不知道还有它一项主要功能。”伊万无视基尔伯特的睡觉提醒,继续解说,“它会在特定的时间提醒你哦。”。
他旋转闹钟线,时间定在下一分钟,再把开关按上。
“这样就好啦。”
一分钟后,闹铃响了,把基尔伯特吓了一跳。
“好响!”和夕阳时敲响的钟一样响,但比那更清脆急促。
“对吧,还是很有用的…”伊万说着这话,一边上了床,坐在床上把他关了,放到一边。
基尔伯特以为伊万要睡觉,正要说晚安时,伊万房间的门响了。
“万尼亚?你有好好睡觉吗?”那是他姐姐。
“唔…”伊万含糊地回答,“我也睡着啦,被吵醒了,大概是闹钟定错了。”
“好吧…晚安。”脚步声渐远,基尔伯特盯着伊万。
“你说谎了,说谎可不是好孩子。”
“嗯,嗯。”伊万应了两声,他也无法反驳,于是他乖乖躺下准备睡觉,“那么我要睡觉啦,基尔也不要摆弄闹钟吵到别人哦。”
“你以为本大爷和你一样吗…”基尔伯特揉揉伊万的头,“那么晚安啦。”
“晚安,基尔…”
基尔伯特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伊万在那里放了一把椅子,他坐在里面准备继续想点什么别的。
不一会,伊万又补充了一句。
“楼下还有电视什么的很好看,一按按钮就开啦,还有一种东西叫手机,能玩游戏,还可以和远方的人通信……万尼亚说完啦,真的睡觉了哦。”
说的很快,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般转了个身。
“快睡觉啦…”基尔伯特回了一句,呆了半天,最后起来慢慢悠悠向楼下飘去。
4.
“那些东西确实很棒…信息一下子就过去了,还有推特似乎也很棒!”基尔伯特坐在椅子上,和伊万讲发现了什么。
伊万睡觉的时候,他就会去楼下看看有什么新奇的东西,一个月过去了,他确实发现了不少好东西。
“如果本大爷有手机的话,就天天发推特!”基尔伯特靠在椅子里,话语中洋溢着期盼。
“哼…我长大了也会有个手机的,到时候万尼亚自己一个人玩!”伊万鼓着气,念叨出一句话,怨念到从他身上都能看见黑线。
基尔太过分啦!一个人偷偷到楼下去玩,不带万尼亚一起……还有,经常谈论那些东西,都不关心万尼亚啦!伊万裹紧毯子,背对着基尔伯特不去看他。
“嗯…生气了吗?”基尔伯特走到伊万床边 看着他蜷缩起来的样子轻声询问他。
“没有…!”伊万闷声回答,生气了也不告诉你!
“真的吗?”基尔伯特伸手戳戳他的脸,伊万回身挥了他一下,却什么也没有打到。
“基尔好狡猾,”利用幽灵的特性回避什么的!伊万又转回身,回到原来的状态,“本来万尼亚想睡觉来着…”
“啊…好吧,别生气,”基尔伯特回到他的椅子,“晚安伊万,祝你有个好梦。”
伊万本来没想睡觉的,他只是生了一小会气而已,过了一小会他就不生气了,可是作为惩罚,他要明天在和他说话。
万尼亚没有错,都是基尔…
4(A).
清晨,今天是个晴天,阳光透过窗帘进入伊万的房间,跳着欢快的舞充满了屋子。
今天早上的伊万看不见基尔伯特,不过那很正常,阴天,雨天的早上,就是不太亮的时候,他是可以看见基尔伯特的,基尔伯特还曾经向他道过“早安”。
看来只能晚上在和他说话了,基尔会不会想我呢?
早饭,冬妮娅给伊万的面包涂上果酱时,她摸得很慢。
“今天家里会来客人哦,会进行扫除。”
“嗯,”伊万接过面包,“需要我帮忙吗?”
“不,不用了,我的意思是……今天可以晚点回来。”冬妮娅说完话,匆匆忙忙地又去给娜塔莉亚的面包涂果酱。
“姐姐?”伊万趴在椅子背,看向冬妮娅,“有什么事吗?”
“没事。”
肯定有事,姐姐都不肯看我,但是,今天可以晚点回家也不错,回到家大概就能看见基尔,他会对万尼亚说什么呢……
上学之前,伊万听见姐姐在和管家讨论驱灵的问题。…那是什么?伊万不懂,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就离开了。

晚上,天气转阴,月亮被云朵吃掉啦。
伊万坐在床上,看着平时基尔伯特会出现的地方,现在那是一把椅子。
好奇怪,平时基尔已经出来催着他睡觉了,为什么还不出现呢?伊万轻轻滑下床,走到那把椅子旁边。
“基尔?”他向椅子挥挥手。
没有回应。
“基尔,你在这里吗?”他凑近椅子,努力地扬起一个笑容,基尔伯特曾经把那比作夏天的向日葵,万尼亚最喜欢向日葵啦。可是即使那样,还是没有回应。
伊万绕着椅子转了一圈,追逐着空气,“基尔,快出来啦!你出来万尼亚就去好好睡觉。”
还是只有他一个人,伊万跳上椅子,抱膝坐在那里,“…你看,我把你的椅子占领了,再不出来就不还给你了!”
基尔伯特好像真的消失了一样,无论伊万怎么叫他,他都不出来了。
是生了万尼亚的气吗?可是那分明是基尔的错。
……万尼亚错了好不好,我不应该赌气和你不说话的,你出来和我说说话嘛…
寂静无声,伊万把脸放在膝盖上,望着空旷的地方。他交了一个朋友,可是又消失了,都是他的错。
他有点难过,想哭。
不对,不对……基尔说他不哭就会和他做朋友,伊万又很认真地把眼泪憋回去。
你看,万尼亚进步了哦,所以出来啦……
他那样坐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明天再试试看,这是留在脑内最后一个想法。
可是无论是明天,后天,一周之后,都是这样。我再也见不到基尔了吗……伊万难过地想,翻身向着墙睡觉。
4(B).
我的名字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可以称呼我为“贝什米特阁下”。
我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现在只是一个幽灵而已。
问我是怎么死的?喂……问法也太露骨了,真没礼貌。本大爷好心地告诉你,是绞死哦,脖子上的红绳就是证据,没有死在战场上而是政治伦场上真是可惜。
第一次醒来,本大爷的弟弟还在,他成为了新的“贝什米特阁下”。不愧是本大爷的弟弟,就是厉害。
我经常坐在他的桌子旁,餐桌旁,以及他的旁边,听他做工作报告。看他一步步成长,一步步前进,我感觉很欣慰。
直到他得了重病,最后去世。我难过了很长时间,时常在想,如果我还活着,最起码还能陪他到最后,可是……
可是我只是一个他看不见,碰不到的什么也不能做的幽灵而已。
至此,我开始了不断睡眠的旅程。
睡着,醒来,然后四处围观,看看都发生了什么。开始时本大爷还热衷于此,观察人们的动作也很有趣,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再次意识到这件事的可怕性。
看着他们从春绽至秋零,却无能为力,在战场则是另一码事。
嗯…?生死看多了就能看得开了?这种程度的道理本大爷怎么会不知道,只是面对生死没有任何情感波动,不就是对生命的另一种不尊重吗?

第二十五次苏醒。
这次直接在地上醒过来了吗…在这里盖了房子啊,不错,我站起来,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这样就像还活着一样。
这次睡的时间太长了,变化太大了,我看着在架子上的东西,叫不出名字来,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那画着刻度,指针在转动的东西好像有点眼熟,不禁伸手碰了一下。
???能拿起来?本大爷没有被吓一跳哦,只是放下的力气太大了!
之后听见了从另一端发出的声音。
那是一个小孩子,让本大爷有点怀念阿西了,领养他的时候,也就那么大…
他扔了一本书过来。
…一点也没有阿西听话,干什么啊!我做好了防御的样子,但是书本却透过了我的身体,落到身后的地上。
对,我现在是幽灵啊。我看看那本书,看看自己的身体,最后再看看那个孩子。
“现在的孩子这么无礼吗?”
“哇!离万尼亚远点啦!”他坐起来,裹着毯子警告。
“嗯?”本大爷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啊,衣服也很正常的吧!就是款式老点好吗…我摸着脖子,那里也只有一根红绳而已。
之后本大爷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既然他那么害怕…
“哦哦,我好惨哦……”开始吓人!
在之后他就躲在毯子里了,我走到毯子团前,观察了一会,他开始动了,头大概在那里,于是我敲了一下。
他一下子出来了,开始一阵乱挥,说实话这孩子力气也不小啊。
有趣的事的结果就是引发了另一件麻烦的事。
把他惹哭了,本大爷不擅长安慰小孩子啊…
我握住他的手,“好啦——别打啦,吓到你我很抱歉所以能不能擦擦眼泪呢?”
他把手抽回去,揉着眼睛,说了什么也没有听清楚,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我道歉,对不起啦!所以别哭……”我想擦擦他的眼泪,看他还是害怕的样子,所以放弃了,后退更加有用,“我离你远点好吧…”
“嗯…”他抬起脸,是个可爱的孩子,“不可以把万尼亚带走!”
带走?带去哪啊…万尼亚,他是叫伊万吗?
“好——”我应答了一声,退回到阴影处,继续看那些小东西。
这次能够因想法而能够触碰,还可以被看见了,这就说明会有改变吗?
我又看看他,他已经睡着了,可能是因为累了吧。

这次苏醒的时间很长。
他确实是叫伊万,笑起来就像向日葵。
我甚至能为他讲结局不再残忍的故事,和他一起聊天,他向我解说那些小东西
他说是本大爷的朋友,朋友什么的本大爷才不需要!…不过确实很开心啦。
一切都很好,只不过没想到竟然是以我的离开为结束。

好像有人意识到了我的存在,并认为那并不好,于是请人过来进行了驱灵仪式。
我坐在椅子上,看那些人从左跑到右再回去地忙碌。
完完全全避开了本大爷的存在嘛,总的来说比前几届差多了。
本大爷又不是没经历过这种事,也没能把本大爷怎么样嘛…
直到通电,他们是这么称呼这个步骤的。
正常看不见本大爷的他们也能看见了。
…原来如此,让灵体获得足够的能量逼迫他们显形吗。
好吧,本大爷要离开一下,如果反过来伤害他们,就真的成为不详的存在了,所以撤退比较好。
迅速地离开,待到能够随心变透明就好,但那只是我的想法。
显形之后马上就被什么圣水浇了一身。恐怖的热度越缠越紧,本大爷好像看见身体在冒烟。
确实很痛,和被枪击中比还要痛。
本大爷不会尖叫,也不会临死…算是第二次死亡吧,临死反击也太幼稚了吧。
反正也是第二次了,本大爷也没什么好怕的,不过是旅程结束了,只是感觉有点可惜而已。
本来打算等到伊万长大了再继续沉睡的,现在看来不行啦。
“晚安,伊万,要一直幸福下去啊。”我在脑内对他说出最后一句晚安。
意识就此画上终止符。

..
.
.
.
.
.

5.
“月亮升起的时候,月光为你蒙上帷帐。
当星屑落在你的眉睫,那便是我的晚安。”
入睡前,伊万想起了这句诗。
现在又是一个夏天,上个夏天他交到了一个朋友。
也许是朋友,因为对方还没有承认,虽然这份友谊有哪里不对。
他仍想念着基尔伯特,而他自那之后却从未出现过。
这份既像又不像友情的感情到底是什么,伊万也不知道,但总之他很想再次看见基尔伯特。
伊万走下床,走到窗户前把窗帘拉开,月光将轻纱铺在地板上,围上皎白的回纹。
今晚好像要发生什么,小孩子的预感一向很准不是吗。
——不一会,乌云遮住了月光,而伊万准备真的去睡觉,基尔伯特不在,他反而有好好准时睡觉。
他躺在床上,盖好毯子,闭上眼睛。
………叮铃。
果然有事发生,伊万睁开眼睛,看向他冬天新买的古典闹钟。
也就只有它能发出这种声音了!
紧接着,犹如星屑的微粒从刚刚月光照耀的地方开始移动,汇聚在闹钟旁边,像是附在哪里一样,形成了一个大致的人形。
微粒不断地增多,逐渐形成了一片晶莹而弯曲的海。
那是一件斗篷,在白斗篷的下面,是比那月光更耀眼的银色发丝。
他转过头,向伊万微笑,那双红色的眼睛除了他之外别无他人拥有。
“你买了新的闹钟吗?…晚安,我回来了。”
我回来了,虽然几经波折。
真不愧是比前几届差的伙计,那个什么圣水都是掺了水的,虽然是重伤了本大爷…还不如说真的像是要死掉了一样,但是,本大爷怎么可能真的死掉啦!
至于细节,还是不要告诉伊万了,就…对他说是去旅行了吧。
“…欢迎回来。”伊万马上来到基尔伯特的身边,扑向那星屑之海。
虽然有很多东西想问你,你去了哪里,你怎么了之类的问题一大堆,但是现在也不是太要紧的事,可以等下再谈。
此刻只与你一人共舞,于那月光帷帐之中。

下面大概是细节与总结吧。
基尔伯特,此篇中是幽灵,想被碰到,被看到就可以碰到,看到,总的来说就是“本大爷乐意”的样子吧。
关于圣水,差点把他抹杀掉,但是还是休息过来了,他本人称为睡眠。
伊万,此篇中是小孩子,写的很开心……
没有朋友的小孩子,不太知道友情是什么。
关于本篇,特别像儿童读物啊有没有!……跑题了,到后来有很努力的圆场。
大概发展到后来,就会意识到这并不是友情吧。(你们两个快对友情这个词道歉啊!)(?)
能参加活动很开心……我永远喜欢雪兔.jpg

评论(1)

热度(25)

  1. 妫潞绝赞高三神隐中·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百日雪兔集聚地
    过分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