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短篇改写】你将记得我吗?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呢......

这里是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心脏——莫/斯/科的某个街头。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面无表情,甚至是有些冷漠的缓步前往他的目的地。穿着正装,却不合规矩的围着一条浅色系的长围巾。即使是在这个拥有可怕冬天的北国,这种装束也令人无法理解,更何况现在是远离冬季的七月份。但是除了那个自称为“世界的hero”的年轻国家,没人敢嘲讽他的围巾。
因为他是伟大的国家同志,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到达了他暂时的终点站,那个处于这条街的尽头的高大建筑。进入之前,他停了停,小心的从上衣衣袋中掏出他的礼物,将它对向略有惨白的天空,进行又一次的“检查”。
那是一枚样式朴素的戒指。
啊,这个果然很适合基尔伯特君……伊万将戒指转了一个角度。他总是对我家的物品抱怨东抱怨西的,这种样式简单的戒指,他会喜欢吧。
这样想着,眼前似乎又出现了那个顶着一只黄色的肥鸟,蠢得很可爱的家伙正埋怨着什么的样子。
平时想到他这个样子,他总是能缓和情绪笑一笑,可这次他只能干硬地扯扯嘴角。
将戒指重新放回衣袋,他继续面无表情的进入了那幢建筑,那个对他宣布了令人喜悦而又悲哀的条令的地方。

【我感觉我和你的关系与你刚到我家来的时候相比,已经变得十分融洽了,所以......】

已经时值深夜,但基尔伯特仍待在书房里翻着一本无聊的书——当然是俄语的,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他的俄语自然…还不如说是被逼的,进步了很多,现在这种书面语对他来说一点难度也没有。
他还不想睡觉,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来这里。
“咔啦。”开门的声音。
看吧,他果然来了。
“基尔伯特君。”令人讨厌的甜腻声音。他抬头向门的那边看过去,“...啊?干嘛啊,这大半夜的,又想要一起睡了是吗?”
伊万早已将戒指攥在手心里,走到基尔伯特的面前,两只手在背后重叠着,“那个...我有东西想送给你......”
当然神经大条的基尔伯特他并没有察觉到气氛不正常。
“你送给我什么东西?”基尔伯特向上的语调使这句话的意思变得很嘲讽,“虽然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说罢叹了口气,又重新端起了书。

【就算你只是放弃,想忘了所有,即使如此…
我能说的出口,说“恭喜你”之类的话,所以......】

伊万将交叉在背后的双手迅速伸到前面,两只手又握在一起,将戒指纳于中心递过去。
“基尔伯特,我喜欢你!......”
他闭着眼睛,双眉皱在了一起,脸烧了起来。动作很快,好像不马上这样做他会后悔。
“...你也能...稍微,变得有那么一点不...讨厌我吗......?”
伊万稍稍睁开眼睛,等着为一句一句的话所震惊的基尔伯特回复。
“哈啊!?在说什么啊,突然间......”基尔伯特先是愣了愣,等到他理解了点伊万刚才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他立刻像兔子一样炸毛起来,脸也不可避免的红了一些。
“这是......什么东西......?”他去触碰伊万已经张开的手掌中的小东西。

【所以拜托你,至少记住我——】

伊万没有把他的戒指完全的放在基尔伯特那里,只是任凭他躺在他手里,让基尔伯特去主动拿走它。等到基尔伯特细长的手指碰到他手中物品时,他把手轻轻地护住全部。
“…...你将回到路德维希君的身边去了。”
“...哎?”基尔伯特似乎没有理解,或是无法相信伊万在说什么,从嘴里露出一声疑问。
伊万长长的刘海遮住了双眸,看不清他的心思,将情绪全部隐藏起来。“我的上司说,为了使东/西/德完成统一,要把你还回去...”
伊万向基尔伯特解释,同时向他自己再一次宣布这个无情的审判。
他将回去,他将离开。
“真的吗...!?”几乎是同时,伊万话音刚落,基尔伯特就向他寻求确定,近乎急切的将手抽出来抓紧伊万的手臂。
那样的反应比伊万料想的要激烈。那份心意因振动而落地,掉在冰冷坚硬的地砖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啊...”伊万慌忙的回头去看它掉在哪里,但是基尔伯特紧攀在他双肩的手不断加重的力度与他着急,略有哽咽的声音使伊万不得不看着他。
“...你说的...是真的吗......”
伊万垂下黯淡的双眼,发出一声沉闷的肯定。
他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或说是他还能说什么呢?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基尔伯特保持着那样的动作,合不拢嘴,眼睛像盛放在清水中的红宝石,略失神的望着伊万,很快泪水在他脸上肆意的蔓延开。
形式越来越失控,最后他直接将头抵在伊万的身上痛哭。
基尔伯特他,终于把这些年积压的思念,痛苦,悲哀全部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他终于能够见到他亲爱的阔别的弟弟。
而伊万,终究什么话也说不出口,只是任他随意的哭泣。

【...请不要露出这么喜悦的表情啊。
你回到路德维希君那里,就意味着你将离开这里。
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这样彻彻底底地结束了啊…】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基尔伯特稍稍调整好了情绪。
“...啊...你刚才...好像说过要送我东西是吗...”他捂捂嘴,“作为饯别礼啊,我就大方的收下了!”
说罢,他开心的笑了,向伊万伸手。
自由也许确实值得你这么喜悦。
“............”伊万沉默了一下,深呼了一口气,紧紧的合上眼睛,微微低头,“...不,已经无关紧要了 。”
那枚丢在地上的戒指,已经不知道掉在哪里了。

—最后,得到自由的你,将一次也不会回头看我吧。
再见啦,东/徳同志。
在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与他的弟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相遇,拥抱时,伊万头也不回地,安静地离开了,回到他那片寒冷的地方。
永别啦,亲爱的基尔伯特。

Last part
“阿西,等等......稍微等一下。”在返回之前,基尔伯特这样笑着说了。
“......我要、对那个人...”
回头时发现早已一片空无。
那里只有一片空荡荡的残败城镇而已。


后记向:
各位好,这里是第一次用LOFTER发文的翎羽茶……(鞠躬),短篇原版是一宫太太《Do you remember me?》最后的一部分,这里很喜欢那一部分,所以两天就码了出来发到贴吧上,今天稍改搬运到LOFTER上。
总之…各位下次见~(挥手)
P.s:原文如有侵权,一定会删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