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露普】Amnesia(失忆症) 1

“把行李给我吧…弟弟。”两人下车后,基尔伯特立即开口,却在对对方的称呼上迟疑了。
路德维希努力做出不在意的表情,“没关系,哥哥…若是不习惯,就叫我名字就好…”
“抱歉…路德维希。”基尔伯特低头,在心中谴责着自己。自失忆后不久他就开始不断自责,这种相似的事已经发生了多少次呢…他不记得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朋友,连自己也忘记了。基尔伯特曾经失神地盯着自己写过的东西,神经质的问着周围的人自己之前的事,甚至不断的用手敲击自己的头,但结果只是悲剧的一无所得。
“…基尔伯特,”路德维希卸下车上的行李,“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

见面的地方是伊万的办公室隔壁的房间,棕褐色的房门关闭着。
“…是这里。”路德维希把行李箱把手交给基尔伯特,“希望一切如你所愿,那么下周见…基尔伯特。”
基尔伯特装作轻松的样子微笑,“也同样祝福你。”
之后基尔伯特推开那扇门,首先看见的是坐在书桌前的木椅上的拥有着卷曲的铂金色头发的青年,鼻子很大,脸看起来就很软,他身着长长的白色风衣款式的外衣,围着一条米色的围巾让人感觉很冷。但最主要的是他那双淡紫色的眼睛,就像…被打碎的紫色水晶撒在白色绒布上被光照耀着一般,基尔伯特这样想。
“你好…你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他依旧坐在椅子上,向基尔伯特微笑,“我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要记住哦。”
伊万·布拉金斯基…基尔伯特默念。
“那么…你是我的医生?”基尔伯特走进房间,把行李箱放在桌边,看向他。
伊万歪歪头,“是的…但是万尼亚更想做你的朋友。”
…。
……朋友。
……我大概不需要朋友。
“…朋友什么的要相处看看再说。”基尔伯特回以微笑。
“诶…”伊万向后倚去,“小基尔好无情…”
基尔伯特坐在桌子另一端,“那么…你要怎么回复我的记忆呢?”
“以后再说吗…”伊万又向前倾去,双手放在桌上,“也好哦,呼呼…”
“最后的笑又是什么啊…”
话说这样的人真的可以治好失忆症吗…基尔伯特有些无语。
“现在你的心情如何?不是太糟对吧?”伊万敲敲桌面,发出清脆的声音。
“……是的,请你马上切入话题。”
伊万又笑起来,“嗯,如你所说好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所以你有什么事请来找我,我就在出门左边的办公室里哦。”
“你不需要太着急,毕竟回复记忆也是一件很难的事,也不必自责什么的,请你一直笑着哦。”说着,伊万直直的看向基尔伯特的眼睛。
“…我会努力。”
“之后…你的弟弟路德维希会一周看你一次,或者随时都可以,到时你可以和他好好谈谈,谈什么都可以。”
“…好的。”
“最后…下午开始治疗可以吗?”伊万站起身,走向基尔伯特。
“可以。”
伊万微笑,拍拍基尔伯特的肩,“万尼亚会期望下午的哦。”
之后他走出了房间。

今天是开始的日子。
伊万换上一件新的衣服,那是一件白色长版风衣款式的外衣,围好围巾,看向镜子。在镜子中的高大青年看起来认真的样子,他呼出一口气。
他的那位病人…在车祸之前也是一个认真的人,曾是个诗人,名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有一双漂亮的红色眼睛,那双眼睛就像沉在湖底的红色宝石一样,沉静却又散发着火的热度,清澈又无法轻易的接近,有一种高傲的感觉,尽管在镜头下略有动摇,但是仍然吸引人的视线…
不,我不应该想这些。
伊万晃晃头,又继续想起治疗的程序,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上班。

走到诊所门口,碰见了一个正慢悠悠的走进大门的黑发青年。
“早上好,王耀。”
“…?”王耀回头,向他挥挥手,“伊万早上好阿鲁。”
“今天你又要开始新的其他治疗了吧?”
“……别说得像我要治病一样,万尼亚没病哦。”
“没病?!”王耀挑眉,“那你为什么把我的Gitty丢了阿鲁?!”
“分明那东西在你的办公室里才不对吧!”伊万微笑,“万尼亚只是帮忙而已~”
“有你那么帮忙?!”王耀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来你这个月工资要减少了阿鲁…”
“…为什么?”伊万两手插兜,继续微笑。
“威胁也没用阿鲁。”
“我再送你一个布偶就好啦。”
“那是小菊送我的阿鲁!”
一阵交流之后,伊万走进他的工作地点,他的办公室隔壁,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的病人到来。

本人比照片更漂亮。他有一头凌厉的银白色头发,肤色白皙,但是有点黑眼圈,身型偏瘦更显得整个人的干练,整个人就站在那里,纯洁又单薄。当基尔伯特开门时,伊万有一瞬间的失神,之后又像平常一样笑着。
“你好,你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伊万向基尔伯特微笑,“我的名字是伊万·布拉金斯基,要记住哦。”
希望能够好好相处…伊万这样想着。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