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国设露普(普灭)日常…】Snowman(未完1)

[加/里/宁]
1.
放学回到家时,发现门口多了一双鞋。
“爸爸,是你回来了吗?”我急忙脱下鞋子,向客厅跑去。
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的那个高大男人正是我的爸爸,虽然他经常出差不能经常回家看看我,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他。
“欢迎回来,加/里/宁。”爸爸抱住我,我感觉他的身上很冷,是因为刚刚回到家吧。
之后他放开我,揉揉我的头,向我温暖地微笑,我也笑起来。
“最近…爸爸放假了,所以可以好好陪着加/里/宁了哦。”爸爸这样笑着说。
“嗯!”我抬头看向爸爸,爸爸也看着我,最后他笑着闭上了眼睛。
每天都能像今天这样的话,那该多好啊……我这样开心的想着。
2.
今天是周末,爸爸可以陪加里宁度过整整一天啦。
但是我还是要先把作业写完。
我坐在书桌前,脑袋内想不出什么好的东西可以写…还不如说一点东西都没有,家里关于妈妈的东西一点都没有,我只能去问爸爸。
“爸爸,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正在倒水的爸爸听见这个问题,手一震把水倒在了厨台上。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爸爸看向我,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我不禁站直身子,“……因为老师留的作文是写自己的母亲所以…”
爸爸沉默,低下头,过了一会才微笑着抬头,“没关系…可爱的加/里/宁不用写这篇作文了,或者写篇别的。”
“…爸爸…这样不太好啊。”我有些为难的笑着。
爸爸放下手中的东西,很认真的说:“明天我去找你们的老师谈谈。”
“…爸爸不要这样做啊…”我略有难堪地笑。上次爸爸去班里找老师“谈谈”,结果之后再也没有见过老师来给我上课,我还不想换老师…
“可是加/里/宁的作文怎么办呢?”爸爸笑着看着我。
“爸爸我写篇别的吧…”之后我回到了房间,思考我写点什么。

[俄/罗/斯]
1.
今天上司给我放了个“长假”,因为他说我有点精神恍惚需要好好休息。
我并没有哪里不对,只是身旁少了一个重要的人并且他再也回不来了而已。
走到了家门前,我握着手中的钥匙,不能抬起胳膊开门。
门内有那么多我无法面对的事。即使把基尔伯特的物品全部都收拾起来又如何,那些共处的回忆也无法消失,还不如快点开门回家。
于是我扭开门锁,脱下鞋子走到客厅坐下。现在离加/里/宁放学回来的时间还差一点。房子和上次离开一样干净,只是洗衣机里的衣服多几件少几件不一样,窗台上的植物长高了而已,可爱的加/里/宁应该每天都有浇水吧。
加/里/宁,我的儿子。
正想着他的时候,他回来了。
“爸爸,是你回来了吗?”他很快的跑过来,看见我的时候很开心。
“欢迎回来,加/里/宁。”我站起来,抱抱他,他比上次见面长高了,“最近…爸爸放假了,所以可以好好陪着加/里/宁了哦。”
我不知道我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大概是笑着的吧。
之后他抬起头看着我,我也不由自主的看着他,面容和基尔伯特一样,只是那双眼睛不再像他那样如火一般的燃烧着……而是和我的眼睛一样的淡紫色。
我笑着,把眼睛闭上。
1.5
面前是一片冰湖。
身上穿着满是补丁的衣服,风不断的向未来得及补上的洞里钻,身后是寥寥无几的军队。
面前的银发少年高傲地站在那里,手中的骑士之剑在阳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军队人数明显比自己身后的人数多几倍。
楚/德/湖……真是熟悉的地方啊。
我看向基尔伯特,但是看不清他的脸,唯一确认的是,我感觉他在笑着。
他没有说话,向周围我点点。
我向四周看去,身旁不知何时变得空旷无人,剩下无尽的冰层。基尔伯特的军队也不见了,他只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默默等待着脚下冰层被剑划破碎开,之后他淡定着沉入水中。
“基尔伯特!”我握住了他的手,却没有把他拽上来,反而和他一同下沉。
在水中,手渐渐的松开了。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远。
在基尔伯特陷入黑暗的最后一瞬间,他挥挥手。
“本大爷不会回来啦。”这样笑着说了。

梦就结束了,我呆呆地躺在床上,身上残留着冰湖中的冰冷。
2.
吃完早饭后,加/里/宁很听话的去写作业了,我坐在阳台拿着一本书,但没有心思去看。最后还是给花浇浇水。
在厨台上倒水时,加/里/宁走过来问:“爸爸,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手颤动着,把水倒在了厨台上。
“……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我看向他。
他看起来有些慌张,我缓和了表情。
“……因为老师留的作文是写自己的母亲所以…”
真是多事的老师啊。
我低下头,又微笑着抬头,“没关系…可爱的加/里/宁不用写这篇作文了,或者写篇别的。”
“…爸爸…这样不太好啊。”加/里/宁有些为难的笑着,手不自然的握在一起。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扯扯围巾,“明天我去找你们的老师谈谈。”
“…爸爸不要这样做啊…”他睁大了双眼,皱着眉,却在勉强地笑。
“可是加/里/宁的作文怎么办呢?”
“爸爸我写篇别的吧…”加/里/宁说完,就慢慢的回到了房间。
看着他回去,我不知该说点什么。
可怜的孩子,他从来没有见过他的母亲。自他诞生的那一天,我也从未见过基尔伯特。
就像梦中说的,他不会回来。

话说我在写什么啊啊!有时间再向下写……(你什么什么有时间!)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