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露普】Amnesia(失忆症 情人节限定)

“今天是二月十四号哦。”在每日例行对话时,伊万胳膊支在桌面上,手指交叉在一起,歪着头说:“情人节,恋人们的庆典啊。”
“情人节,可对于单身没什么好庆祝的,比如说…你。”基尔伯特指向伊万这个摆在面前的例子,有些嘲讽意味的笑着。
“诶!小基尔不也是吗!”伊万盯着基尔伯特,微笑,“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啊啊真是可悲。”
“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好,郁闷的只有你一个人啊!”
伊万扯扯嘴角,不想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上去与对方打一架。
“其实情人节也是有单身们的乐趣的。”伊万从外衣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确认还没化之后递给基尔伯特,“这个就是啦,请小基尔吃巧克力。”
“谢谢。”基尔伯特拿起巧克力,细细观察。这是一大块心形的巧克力,外表的纸是饱含少女情怀的粉色,但包装不是很好,银色的锡纸一角露在外面。这使基尔伯特思考起它曾经是否还有过一个蝴蝶结来固定装饰,而里面的告白信被面前的人拿走了之后才送给自己。
“………伊万,这是哪个姑娘送给你的?”基尔伯特立刻把巧克力递给伊万,郑重地回答他,“本大爷不能践踏姑娘的心意。”
伊万看着如此严肃的基尔伯特,笑着皱着眉又把巧克力塞给他,“这是万尼亚自己做的啦,小基尔不要践踏万尼亚的心意哦。”
“………那么为什么是粉色的包装?”基尔伯特怀疑地盯着伊万。
“那是因为最近只有这种包装纸啦!再说不是很应景吗?”伊万见基尔伯特没有行动,于是他把巧克力拆开,看见自己包的不如意的锡纸他也没有停下,快速地把纸剥开,基尔伯特闻见了淡淡的酒味,他很久也没有喝过了,但因为是在诊所里,所以他怨念地瞪了伊万一眼。等看见那么一整块完全没有裂缝的巧克力出现的时候,基尔伯特更加不满了。
“那么一大块巧克力,怎么吃啊!还有这里是不允许喝酒!”
“本来万尼亚是想带酒过来的,但是王耀他怎么也不同意,所以万尼亚把酒加在里面啦!”伊万微笑,把巧克力递在基尔伯特嘴边,“来,小基尔请吃。”
“回答本大爷啊!”基尔伯特抿抿嘴,但面前的事物充满诱惑…他缓慢的接过,之后从左面一点一点舔。
果然很好吃,虽然很甜但是有酒的味道缓和,似乎是伏特加,浓郁又辛辣的味道慢慢侵占口腔,缠绕在舌尖,让人想更多的品尝。
在伊万看来又是另一番风景。基尔伯特伸着舌头一下一下舔着大块的巧克力,微闭着的双眼透着红色的光芒,脸颊因为酒的缘故也稍稍染上了相同的色彩。他默默地盯着基尔伯特,直到对方看过来。“你干嘛盯着本大爷?”基尔伯特皱眉,直起身子停止品尝。
伊万马上表示失望,“诶…小基尔继续吃嘛。”
“本大爷越来越感觉不妙。”
“万尼亚绝对没有下药或者施加诅咒什么的,万尼亚本来也不擅长这些的来着。”伊万的笑容让基尔伯特感觉不对,但他还是相信伊万,他不会伤害自己的,于是他继续吃他的巧克力。
最后基尔伯特吃了多大半后趴在了桌子上,嘴里还嘟囔着什么。
伊万手托着脑袋看着醉在桌子上的人,“…真的醉了?”
“不!本大爷才没醉!再给本大爷继续!”基尔伯特象征性的举手,又马上垂下去。
“是是…”
过了一会,伊万站起身,低下身子看着他。
在初遇时伊万就想过基尔伯特为什么那么吸引人,从刚刚相逢的专注与戒备到现在可以毫无防备的打趣与安静,伊万一直看着他,迷恋着他。想要一个人拥有他,这样的感情充满了内心。但伊万又深切的明白这不可以,他们还只是医患的关系,还需要更近一层的关系…
伊万叹了口气,更深的低下身子轻轻吻住基尔伯特的嘴唇,之后马上抬起头拉开距离,走到基尔伯特身后抬起他上半身并且换个角度,把手伸在膝盖下,搂住他的肩膀把他抱起来,之后再慢慢的把他放在床上给他盖好被子。
“晚安啦小基尔。”离开房间的时候,伊万笑着说。
什么时候才能在一起呢……伊万思考着。


附赠:
“为什么基尔不把巧克力一块一块掰碎了在吃啊?”
“因为一大块心变成了碎片不是很糟糕吗!”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