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夜晚,伊万翻开手机,在拨弄了几下之后毫不犹豫地把它扔到沙发的另一端,屏幕仍然亮着,白色的背景,上面显示着搜索的界面。
他离开那里,走向卧室。
直到手机没电,他是不会再去碰手机的。
他宁愿选择他没碰见过他。
“基尔伯特去了哪里?”
在手机上显示的只有那个银发男人的黑白照片与车祸的消息而已。

早上,伊万发现自己的手机安静地躺在沙发的边缘,莫名其妙地没电了,他歪歪头,之后把它放进口袋里,决定等下再去工作单位充电。
今天也没有人找他,只是平常的一天而已。

夜晚,伊万翻开手机,在拨弄了几下之后毫不犹豫地把它扔到沙发的另一端,屏幕仍然亮着,白色的背景,上面显示着搜索的界面。
他离开那里,走向卧室。
直到手机没电,他是不会再去碰手机的。
他宁愿选择他没碰见过他。
“基尔伯特去了哪里?”
在手机上显示的只有那个银发男人的黑白照片与车祸的消息而已。

早上,伊万发现自己的手机安静地躺在沙发的边缘,莫名其妙地没电了,他歪歪头,之后把它放进口袋里,决定等下再去工作单位充电。
今天也没有人找他,只是平常的一天而已。
…………
周而复始。

“本来应该在我身边的人在某一天离开了。”
“我只相信是世界欺骗了我而已。”

大晚上不睡觉的脑洞,源于今天悖悖论的更新。
话说我看了好几遍才发现是恐怖故事。
话说是在偷懒吧!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