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Amnesia(失忆症,白色情人节限定)

提前发布的三月十四号白色情人节贺文……全程不知写点啥qwq
另外花夫妇极东出没注意。

“啊,欢迎回来,贝什米特先生们。”费里西安诺手里捧着笔记,当两人敲门进来时他微笑着站起迎接。
伊万的办公室里只有费里西安诺一人,那个高大的斯/拉/夫人不在使基尔伯特奇怪。在他返回的时候,伊万总会坐在他的椅子上微笑着迎接他,之后像平常一样与他讨论话题。
可是今天不一样,基尔伯特看不到那个人有点失望的感觉。他稍稍低下头,看向窗台上种植的矮种向日葵。
“这周也很准时哦,欢迎回来,亲爱的小基尔。”费里西安诺模仿这伊万的音调,基尔伯特惊讶的抬头,之后意识到这只是另一个人而已又安定下来。
费里西安诺又拍拍基尔伯特的肩膀。
“这是布拉金斯基先生要我传达给您的哦,叫您不要太过失望。”
……本大爷刚才只是发呆而已,才没有失望啊!
基尔伯特很快意识到他被伊万预测到了心理,于是马上改变了主意,开始与皱着眉的路德维希一起收拾东西。

路德维希将走的时候,费里西安诺把路德维希叫了出去,两人不知干了点什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费里西安诺才哼着轻飘飘的曲子回来。
“小费里很开心啊,是发生了什么吗?”基尔伯特竖起手中的书,拍好后依次放在书架上。
费里西安诺也从桌子上的箱子里拿出几本书递给基尔伯特,“是哦,大概布拉金斯基先生晚上会对您说今天是白色情人节。刚才我把我的白巧克力送给了路德维希。”
“情人节不只是每年的二月十四号吗?”
“嗯……实际上是这样,但是我的朋友说他家里还会有白色情人节的说法,这是为了情人节送出礼物的人准备的节日。”
“是作为回报的节日啊……”
基尔伯特想到上一个月的情人节,伊万请自己吃了酒心巧克力,吃到后来自己就忘了发生了什么,伊万又不肯说,只好自己回忆了。
不过回报……本大爷要怎么回报他呢?现在他也没有巧克力一类的甜品。
基尔伯特陷入了沉思中。
“当然,不回礼也可以,就比如说是两次情人节都是我送巧克力。”费里西安诺看对方如此沉思,就急忙地补充。
“毕竟只是那一边的传统,不遵守也没关系。”
“是吗?”

不回应吗?这似乎也不好。
费里西安诺离开后,基尔伯特看着淡金色烫金硬壳的笔记本就像看着伊万本人一样,他又想起白色情人节。
他之于伊万只是医生的工作对象而已,可是情人节那天他还是送给他巧克力。如果今天他要是不送点什么,他一定会感觉愧疚的,基尔伯特不想欠任何人东西。
那么送点什么呢……基尔伯特趴在桌子上,手指敲击着桌面,发出清脆有节奏的声音。渐渐的声音减弱了,他感觉无力极了。
他确实什么都送不了。

下午两点,伊万终于踏出了会议室。
他要感谢本田菊的那个及时的电话,否则那个看似年轻实际就像老年人一样唠叨的王所长是不会在日落西沉之前放他们走的。
想到这里,他疲倦地揉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一点。
基尔伯特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安静地看书还是在默然地发呆?又或者是靠在窗边接待那只经常看望他的小鸟?伊万更想快点见到他了。
伊万慢慢地打开了房门。
基尔伯特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门轴发出的声音让他微微睁开眼睛。
“伊…万……”含糊地吐出对方的名字,就像融化的樱桃糖果一样粘稠。
伊万尽可能的动作幅度小的关上门不让他发出声音,“嗯,我回来了。”
基尔伯特依旧趴在桌子上,脸努力转向声音的来源,“……情人节…”
“祝万尼亚快乐吗?”伊万对他知道这件事感到惊讶,又同时感到喜悦。
“……嗯。”基尔伯特上下晃动脑袋,是在点头吧,“本大爷…喜欢你……”
这是伊万未想到的,他睁大了眼睛,盯着基尔伯特。
“所以……这样能算是回报吗?”基尔伯特把头转回去,脸埋在臂弯里。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出这种话。刚才只是犯困而已,怎么会出现这句话!
“…不算。”伊万很失望。
他拒绝物质性的喜欢,他希望基尔伯特能真心喜欢他,他想要某一天能够和他在一起。
“…………”基尔伯特也没有回复,他对他自己与伊万的回答失望透顶。
“你还不理解喜欢,所以不算。”伊万不负责任的解释。
是吗……基尔伯特想。

将来某一天,将会明白的吧?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