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花与约会

普通的设定
亲爱的恋人,也就是可爱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我正赶着去见你。
哦…请原谅我,昨晚我因此难以入眠,所以我比预计的时间晚了一刻钟,本来我打算好好地准备下,挑一身你大约会喜欢的衣服,再买一束花送给你。由于时间仓促,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你可能会看见一个并不是那么完美的恋人,请你不要不理睬我。
…那么,在还未见面的时候,让我们聊聊以前的事吧。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场单身见面会上。我不懂为什么你这样的人会在这里。引人注目的外表,高挑的身材,得体的举止,还有犹如日光般耀眼的笑容,这一切安排在你身上都显得多么正确,而那么合理而美好的组合还会单身吗。那天你穿错了衣服,这种聚会不必穿得那么正式,也正好因为这点,你被晾到了一边。我是多么地幸运,当目光在你的身边流转时,正好对上了正等待着某人搭讪,四周张望的你的目光,作为礼节你礼貌性地笑了一下,于是我立刻下定决心去和你搭话。
我现在完全明白为什么你会单身了,你脾气很差,严谨到有些神经质,不通人理,生活常识贫乏,还有你的那张嘴…吵起架来说出去的话就像你射出的气枪子弹一样直中我的痛处。噢,基尔,你真是太过分了,活该你单身。有人这么对你说过吗?有的话我去教训教训他,那也是你,可爱到挑不出毛病,我爱你。
那次聚会快结束的时候,我交换到了你的联系方式,我相当的开心,回去甚至要开家里那瓶最好的伏特加来庆祝。当然最后没开,留到了你来我家做客时才开。喝了第一口,你就被呛到了,放下杯子咳嗽了半天,我急忙倒水递过去并拍拍你的后背。你咳嗽到眼泪都出来了,抬起头用那双清水潭中的红宝石般的眼睛怨念地看着我,就像一只要咬人的兔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有一种想抱住你的欲望,但是没有那么干,虽然那个时候我们已经认识半年了,一起试过新开的餐厅,去外面过夜;也一起去过体育场,和小孩子一样比谁跑得快;还有一次中途遭遇疑似地震的旅行,那次两人藏在桌底,我抱住你的头,像是要藏起来一样护住你,防止死神发现这上天的尤物,但是智障的你我却没发现这只是一次小小的地震,平静之后我匆忙地松开了你,心里有点难受。我抱住你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是推开我,我很难受,所以这次没有那么做,你要是再推开,我可怎么办。
你反而扑上来打我,力气并不是太大,我也便不还手,只是挡住你的攻击而已,挨几下也没什么,后来闹到两个人躺在地板上,你趴在我的身上,下巴垫在手背上,满脸得意地看着我,后来把脸放在我心脏的位置,抱住我“喀喀”地笑,笑声很吵,但是我就是喜欢,我也抱住你,和你一起笑。我感觉我的心里好像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之前就是这样,喜欢的程度更加深刻而已。

…我已经走了一半的路,可能会迟到,请你不要生气,我是多么地害怕你和我生气。
我不是害怕你和我吵架你说的话,也不是打架时你使得那么大的力气,我只是害怕…你和我冷战。第一次冷战时,你还没有承认和我在一起,还只是朋友。我嫉妒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还有亚瑟,是的,现在也是,他们可以和你一起相处那么长时间,那是我的时间啊,或者多分给我一点…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那肯定不会腻。
那次冷战就是因为这个。我只是半开玩笑地提了一句,你当天和他们吵架了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你还在难受,听了这话马上就炸了,半无理地向我大吼,那时的我没有现在那么爱你,还不能容忍你的锋棱,于是我开始和你吵起来,吵完之后你便不再和我说话了,我感觉很委屈,我没做错什么啊,你就这样对我,我很难过。但不一会儿我就后悔了,你不和我说话了,怎么办,我也不擅长和别人说这些事,尤其是你,怎么办…就只能这样了吗?
你很快和他们和好,却还是如同皮格马利翁[1]的雕像一般,一副僵硬的样子对我,又以一副美丽的面庞对待你的朋友,可他们又不是众神。最后还是亚瑟,问了你我怎么没有跟着你,你也只是拉不开面子去承认你的错误。再到后来的又一次你的聚会,你邀请了我,冷战也就此结束。
为什么你对他们和好那么快,对我就不是呢?那个时候你也喜欢我吗?…嗯,就是这样,你不要拦我说下去,我意识到这件事,十分的开心。

啊,马上就到了,马上我就能又看见你了。
后来前一段时间,我就向你告白了,你也答应了。
那是一个圣诞节,我应该和你一起出去参加亚瑟的聚会的,可是我感冒了,发烧到看你看见了好几个。我在这里没有家人,只有你,和工作的同事。你没有去聚会,只因为我还没来得及回你的消息你就赶过来。发现我病成这样你又生气了,问我为什么不去医院,我的家人又在哪里,最后你顿了顿,一脸的生气,又掺杂了无奈,问我为什么不给你打电话。我有一瞬间想哭的感觉,可是一个大男人在另一个大男人面前哭并不是一件雅观的事,于是我拿围巾蒙住了我的头,你又把它拿下来,换成一个湿毛巾。我只有你啊,亲爱的基尔伯特。
圣诞节后再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说实话我很长时间没过过生日了,反正也没人庆祝,还是那天,我身体好点之后便坐起来和你一起闲聊。你知道我的生日将近时,马上决定筹备聚会。我讨厌那种东西,因为即使我是主角也会被冷落,但我喜欢有你参加的聚会,看着你开心的样子,我也开心起来。你问我想要什么礼物。
“和你一样的礼物,我想有一个和你一样的恋人。”那天我的脑子发烧烧到哪里了,竟然下意识说出那样的话,我看不见你的表情,那一定是在笑着的,以为我在开玩笑吧。
“不用那样,”你终于回复了,“不用和我一模一样,就把我当做你的生日礼物吧,本大爷同意了。”我还是看不见你的表情,但听到这个回答,我感觉我快得心脏病了,心跳的太快了。
“真,真的?!”我拿下头上的毛巾,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真的。”
“可是你都不看着我说。”
“这种事…”你转过头,脸颊被染成漂亮的绯红,“很难开口的!本大爷都说了这么难为情的话,你个蠢熊为什么一直问真假啦!”说着你又要来打我,想起我还是个病号,抬起的手又放下了,最后亲吻了我的额头。
我的大脑终于上线了,我抱住你,你先是惊讶,之后也抱住我。
“我爱你,基尔伯特。”
“嗯……我也爱你。”
之后我们在一起了,但是没有结婚,不能结婚。能够在一起做的事多了。
我可以在路灯下拉着你的手,听你说你的朋友,家人的事,你的见闻,你的开心与痛苦,当然还有重要的我的事;可以在月光下细数你的睫毛,亲吻你的眼睑,之后你又笑起来,向我索要一个真正的吻;还有,可以做一些只有恋人才能做的事,在卧室,在客厅,哪里都好,只要对象是你,第一次做的时候,你逞强着宣称你一点也不紧张,但绷直了的身体与生疏的动作都说明着这一事实…

我不说了,再说下去你就会打我了,再说我已经到站了。
你就在那幢有很多落地窗,白色尖顶充满花朵的建筑里等着我。
我是个不幸的人,一个注定孤独的人,连家人也离我而去,但是遇见你真是太好了,那些幸运都花在那上面了吧。
亲爱的基尔伯特,我的爱人,你再等我一小下,让我整理下我的衣服。
深呼一口气,推开那扇玻璃门,里面已经坐了一些人,亚瑟,弗朗西斯,安东尼奥,你的朋友在这;路德维希,阿尔弗雷德也在这,虽然我讨厌他们,但是算了;费里西安诺,和你关系很好的那个年轻人站在你的旁边;还有一些人,伊丽莎白和罗德里赫,但那些和我没什么关系。
我果然迟到了,因为他们都在看着我,表情各异。但我不在乎,直直地向前走去,去那阳光笼罩,花朵繁盛,你所在的那个地方走去,费里西安诺也离开那里,只留下你和我。
我牵起你的手,在上面落下一个易碎的吻。
“晚安,亲爱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愿你有个好梦。”

看着躺在花丛中的你,我说不出一句话来。不是在路上想对你说那么多的话吗,可是现在它们都被太阳蒸发了。
我只有难过。我果然是个不幸的人,上天把你赐给我,却又轻易地把你收回。你走得那么快,我怎么赶不上你,我还没有为你带上家里唯一给我的那枚戒指啊,那也是我的任性吗?
我只是深爱着你,难道这也不行吗?
你在那花朵围绕的地方沉睡着,只留下我在一旁看着你,好狡猾。
但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这不怪你,对吗?一切都归错于那辆超速的车辆。
无论我说什么,问什么,你都不能回答,我不为你祈祷,甚至不为你流一滴眼泪,你也不能再起来再次和我吵架冷战对吗?
你真是个自私的人,我看着你的脸,和新刷的墙一样苍白。那我也要自私,我还会爱上别的人,因为他的银色头发,因为他的红色眼睛,因为你严谨的神经质与坏脾气,我还会把他当成你一样爱他,照顾他,和他说话吃饭睡觉,这一切都只是因为。
“我爱你,基尔伯特。”会以为你还在我身边,没有离开。

透过玻璃的日光还是那么耀眼,却叫不醒沉睡的他与他的爱人,能唤醒他的,大概只有那沉重而闷声的楔子声。

[1]:皮格马利翁:希腊神话中的人物,一位著名的雕刻家,不近女色,直到自己用象牙雕刻了一个等身大女像,自己爱上了她,最后爱神把她变成真人,两人结为夫妻。
emm……高中英语选修八第四单元就是这个,但主要讲的是萧伯纳的剧本《窈窕淑女》。(闲话)

emm……雪兔日快乐!
实际上这并不是6.2的稿子,真正的没有写完qwq
单纯的练习是也(尽可能减少对话出现限定)
高二生没有时间,求原谅orz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