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盛于夏花 1,2

发生于夏天的故事
住在对门的邻居设定
(虽然这一篇没有写而是突出了具体设定orz)
设定详见上一篇短打……(喂!)
立→白出没注意…
真的很沙雕啊qwq

一位端正的美女。
基尔伯特站在职员们的前排,看着这位新来的员工不禁如此感叹。
长并且直的头发飘在身后,分明是铂金色的头发,却有一种银白色的光辉的感觉[1],深蓝色的制服勾绘出凹凸有致的苗条身材。今天是上任的第一天,但端正的五官却显不出什么紧张的情绪。
真是个淡定而冷静的美人,基尔伯特感叹一句。
还有她的名字,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娜塔莉亚,多么好听而可爱。
“那么请多照顾下她吧。”
人力资源部的经理——王耀介绍完她之后,作为示意向前挥手。
基尔伯特接着王耀的话继续发言,“欢迎来到数据分析部,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
附赠一个好看的花的笑容。
部员们在基尔伯特的背后鼓掌,基尔伯特顺势作为友好伸出一只手准备握手。
娜塔莉亚看了他一眼,点了下头便径直地走过他身边,坐到她的位置上。
……

一时空气安静。
基尔伯特看向她的位置,其他人识趣地闪出一条路,散去工作去了。
王耀拍拍他的肩膀,让他不要在意。
基尔伯特没有回应他,只是看着她。
他们不知道的是,基尔伯特只是在想,这位姑娘只是在害羞而已。
一位如同蓝色的亚麻的姑娘。
心好像被抓住了的样子。

1.
黑夜拥抱了这座城市,此时在办公区中未眠的也就只有加班的人和灯。路灯淡黄色的光漫进大型落地窗,照亮里面的花与行李,又爬上招牌,读出这家店的名字。
——盛于夏花。
“盛于夏花…”基尔伯特站在店门口,念出它的名字,“在办公区开花店真是有勇气…但是对我来说会很方便。”
一周之前他们数据分析部来了一位叫娜塔莉亚·阿尔洛夫斯卡娅的姑娘,不仅漂亮,而且如同亚麻一样有实用性,相当的认真。基尔伯特决定追她作女朋友,他想想看,还是从每天送她一束花开始吧。
最近的能开门的花店也在街区外,往返步行要四十分钟,坐出租车还浪费。他正打算就当锻炼早起去买时,他发现了这家新店。
不知道几点开门…能赶在上班之前就好了。基尔伯特向店内张望,里面的房间灯还亮着,应该是还有人,他决定进去问问。

“打扰一下,有人吗?”他试着推了下门,门没有关,于是他进去了。
里面是一幅还没收拾的散乱样子,一些行李躺在植物中间,地上铺着不知时间的报纸,一座竖式摆钟靠在墙边,钟摆发出低沉的声音,寂静而又沉闷,店里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路上的灯,一种奇妙的氛围笼罩了小店。
店主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基尔伯特想,大概是一个很擅长养花却应付不了打理东西的人吧。
基尔伯特在原地等了半天还是没见到有人出现,他又喊了一声。
“请问有人吗?”
好像回应一样,房间深处传出许些细小的声音,之后又马上消失了。
“需要帮助吗?”
没有回应。
…真的没问题吗?门开着,行李在地上放着,灯也不开,店主迟迟不出现,而里面还有人……
不会出事了吧?基尔伯特考虑要不要去把保安叫过来,如果没事就太好了。
这家店也是倒霉,刚要开业就被看上了,恐怕是跟踪店主过来的,基尔伯特现在又为店主打上一个“身娇体弱”(?!)的标签。
他向里面看去,没有声响,有人影在晃动。感觉还是叫下人比较好。
他转身迈步向外走,一时没注意脚下,不小心绊到了一个花盆。
完,被发现了。他听见身后的房门开了,他回头一看——那人长得十分高大,搞不好比基尔伯特还要高!他正向这边赶来。
好了不是店长,不是身娇体弱,所以快去找别人帮忙。
基尔伯特向门外跑去。
“等等!”那人喊他,一边向他的方向跑,伸出手的样子要把他抓住的样子。
傻子才会等哦,基尔伯特跑出了店外,对方好像没有追出店的样子,又回去了。

五分钟后,基尔伯特到了公司,把保安叫了过去,并且准备手机以便报警。
当两人迅速赶回去时,店已经拉上门帘了。
基尔伯特试着拉了下门帘,锁得紧紧的。
…关门了?
他和保安又等了半天,冷风吹过感觉心有点塞。
保安打着哈哈,说他大概是看错了就回去了,基尔伯特看着这家店,默默点了下头。
…真的没事吗?店长?
接下来这几天,基尔伯特更加注意报纸上的刑事案件报道,但是最近和平的很,什么也没有。
他感觉最近这几天再去看看比较好。

2.
基尔伯特再次站在盛于夏花的门口时,已经是疑似抢劫事件的一周后了。
不是他不想去,而是没时间啊,不断的加班劳累让他下班之后就回公寓睡觉去了。
今天他终于挪出时间,过来看看情况。
正是黄昏,落日透过建筑群将夏花染上橙黄色美味的味道,基尔伯特推开店门,门上的铃铛应声作响。

“欢迎光临。”蜂蜜一样的声音流动在店里。基尔伯特向花架中望去想找到声音的主人,等到他看到其人时,他有点迷茫。
好巧哦,坐在植物中间的摇椅上的人正好那位高大的劫匪,此时看着他微笑着打招呼中,并且摆出了一副认识他的样子。
“…………”
基尔伯特一阵无语,现在是应该揭发他呢还是告诉他你认错人了呢。
对方感觉基尔伯特的反应很有趣,他轻笑了一声,“不要假装不认识我,我认识你,小偷先生。”
“你等等…!”这不能忍,“什么叫小偷先生啦!”
对方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歪头,“就是你,夜袭了我的店吧。”
“你的店……?!”说好的身娇体弱呢!基尔伯特先生完全忘了那是他给对方擅自加上的tag,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坐在摇椅里的那个人站起来,他穿着棕色的长版围裙,正中央的部位有一株小小的盛开了的向日葵,是一个园丁的样子。他走到基尔伯特的面前,指指左胸的名签,那上面清楚地写着“店长:伊万·布拉金斯基”。
“那一天我正在小屋里收拾些东西,后来就有人来‘拜访’我的店……我很是困扰啊。”
“…本大爷说真的是拜访你信吗……还有把你手里的园艺剪放下。”

基尔伯特开始解释起那天晚上的事,从敲门到没人理,再到后来找保安,巧妙地避开了他要追姑娘的事,伊万挽着手臂听他的经历。
“不信的话,我可以找那个保安作证。”基尔伯特续了一句。
伊万点点头,得出了感叹。“哦,你的内心戏还真是丰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诚心抬扛是吧!
“是夸赞你啦,那么,先生你要买点什么吗?”阴转晴的样子。
基尔伯特虽然感觉哪里不太对,但还是决定看看再说。
花店内已经收拾好了,在橱窗里的是小型的开花植物,靠落地窗的一边墙角摆放了摆钟,同时也有收银台的功能,在那周围是半人高的绿萝一类植物,再向室内看去是一片植物,似乎是按照不同的品种摆放在花架上的样子,刚刚店主坐的位置在花架后,那里有一小片适合室内种植的矮形向日葵。
“那么…今天先来一束雏菊吧。”雏菊就在基尔伯特的左手边,这种小巧的花很适合送给姑娘,也适合放在家里看着。
“嗯,请稍等哦。”伊万走过去,微微低下身观察花朵,拿着小剪子不紧不慢地挑选,捻住花杆,找好角度剪下去。
抛去偏见来讲,这幅场面挺好看的,某个不想透露出姓名的基尔伯特先生留,王耀说过园丁是植物的父母,那现在布拉金斯基店长可以说是慈祥的老父亲了。
额……跑偏了。
在基尔伯特想些什么神奇东西的时候,伊万已经把十二枝雏菊用包装纸包成一束了,在台子旁还有一小盆刚发芽的不知名植物。
“七百卢布[2],谢谢。”
“哦,好,”基尔伯特从公文包里拿出钱包,一边和店主说话,“花很不错,但是定价有点贵。”
“不,我是按照正常收费标准收价的。”伊万递过包好的那一束花……还有那盆小植物。
“我没有点这盆植物啊。”基尔伯特把那盆植物送回吧台。
“你有,”伊万微笑,“那天晚上点的。”
“那天晚上本大爷就没看见你,好吗?”推销也要讲基本法啊!基尔伯特有点无奈地回答。
“那天你可是绊倒了它啊。”说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老父亲为他的小孩子出头了!
基尔伯特只好连着一起付了账,脑内思考着以后少来这家店,还有打算着把这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玩意塞给谁。
“再见啦,先生,欢迎下次再来。”店主的这句问候自带嘲讽效果,基尔伯特哼了一声,就向店外赶去。
此时深蓝色已经染了半边天,基尔伯特想了想,还是回公司加班来的好,还能抄个近路。走了几步,便看见他的意中人半隐藏在拐角站在那里,看着他那个方向。
正是好时机!基尔伯特立刻捧着花就过去了,顺便想好了什么只是凑巧的原因,实际上还真是凑巧而已。
娜塔莉亚先是皱着好看的眉看着基尔伯特,又看看花,立刻收下了,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
“…谢谢。”
她道了声谢,一直低着头看着花。
“不客气,明天见。”
基尔伯特挥挥手,看似文艺,实则开心。
能让人露出那样的笑容,好像去那家店也不坏,基尔伯特如是想。

[1]这里是闲话,关于娜塔的发色纠结了很久抱歉……!按本家前几季的画风看是偏银灰色一点的,而后两季的就偏向铂金色,去lof找了一圈同人,也是两种颜色啊qwq
于是就变成了这种描写方式orz
[2]查了下汇率的结果,七百卢布大约要比七十二元人民币多一点(没到七十三),如此计算,不算小盆植物的话,一枝雏菊七元,有点贵。

失踪人口再次回归,在不更新就真的要鸽一个暑假了orz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