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异色露普】噬毒

毒/品会使人获得暂时的兴奋,之后会使人感觉迟钝,行为不定,办事效率低,精神不振,有些毒/品还会使其产生幻觉。为了再一次获得快感,摆脱掉缺少毒品的折磨,吸毒者会不断索求更多计量的毒品。

尼可拉斯就是高纯度的毒/品。
维克多在不慎初次接触后,他就像黑色的恶魔一样围在自己身边—当然尼可拉斯,不是黑色的。
他的面容如同海/洛/因般苍白,上好的金属色泽的长发懒散地搭在后背。
鬼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缠着自己。
“因为我爱你啊,维卡什。”他微笑着拥抱维克多,之后拿走了他的钱包。
这可没有说服力,尼可拉斯。
以“爱”这个肮脏的理由,过于老套与无力。于是维克多继续工作。
钱包你爱拿走就拿走吧,记得别回来。
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的工作效率大幅度下降。
他不只一次地握住自己签名中干枯的手如同绘画般向另一端移动,维克多坚持正确的方向。但那已经达到了尼可拉斯的目的。他嬉笑着看着自己为歪扭的签字皱眉。
该死的。
有几次尼可拉斯把墨水“失手”打在即将上交的文件上,之后“慌乱”地用另一份文件擦干墨迹。拜他所赐,工作又要从头开始。还好不是很重要,看着他因自己的面无表情而孩子气的踏步迈出办公室,心情有一瞬间的上升一点。那比听着他因自己被上司的斥责在隔壁压抑不住的笑声要更有意思。
可怕不仅于此,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行动不确定。
就像一个幽灵无声地飘进来,站在维克多的椅子后面,用略有纤瘦的手臂像红色围巾一样勒在脖子上,力气大的惊人。
“维卡什。”
与沉重的窒息感相对的是在耳边假装出的轻语,与伊万糖果般的声线一样过分甜腻至于令人作呕。
维克多握住尼可拉斯的手腕向下扯,尼可拉斯便把身子向另一个方向倾到前面去,海蓝色翻腾着欢愉的眼睛直视镜面般平静的暗红色眸子。
一场交锋,想要感染敌方。
毫无意义,维克多盯了半天,之后目光移到桌角的报告单上。
“看着我,维卡什。”尼可拉斯抬起维克多正书写的手,磨蹭着跨坐在他的腿上,冰冷的手捧着他的脸。
“看你不如去看基尔伯特。”无感情的语气。
尼可拉斯微笑着,眼睛弯成在桌面上不意撒出的一滴水,“两个工作狂是不会产生爱的。”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拒绝尝试。”尼可拉斯带着恶意舔了一下维克多的右脸颊。
维克多咬紧牙齿,又马上张开嘴深吸一口空气。
“气的要死?”尼可拉斯紧紧抱住维克多,“那就试试看吧。”
他舔舔嘴唇,之后印上一个湿润的轻吻。
维克多闭了下眼睛,之后自暴自弃狠狠咬上对方漏出的白皙脆弱的脖颈。
尼可拉斯令人上瘾,令人发狂。
他就是来把自己搞坏,之后带到地狱去的。


……算了,反正我也是要去地狱的人。维克多埋怨着自己,没有见到尼可拉斯得意的神情。

p.s:我才不会说这个脑洞来自听安全讲座呢!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