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体]晚饭时我被尼可拉斯学长叫出去了,急,在线求安慰!

[异色雪兔无差][论坛体][全程瞎扯][标题挑战LOFTER极限]
异色学院设
感觉智障极了,希望不要嫌弃这篇点文qwq @云中鹤
说是七夕点文,但是时间拖的有辣么长……请原谅我qwq终于有梗系列(捂脸)

1L
rt,我现在深受打击,等我心情平复了我再说我经历了点啥orz
2L
前排围观,话说就是那个尼可拉斯学长吗,他脾气还好啊,人也长得好看,被叫出去独处(是独处吧,是吧!)不是很好吗
(少女粉滤镜)
回复2L:惊现小迷妹?!
2L回复:不是啦 我的心是亚瑟·柯克兰会长的!(悄咪咪地说)
3L
坐小板凳留名,不知道lz发生了什么,总之提前安慰下…
4L
看戏,怎么看lz都是在炫耀吧!
回复4L:引战的请消失谢谢,妹子还没说什么呢怎么就炫耀了呢
5L
摸摸同学,不会是被约出去独处结果正好被路德维希学长逮到扣分了吧……风纪委员不太管这事啊,不会是干了什么太过分的事?!
lz回复5L:才不是这样qwq,是精神上的打击啦!
6L.    lz
好,我回来了,我心态恢复了点qwq谢谢大家
这事还要从维克多学长说起,本人是维克多学长的秘(gen)书(ban),具体工作就是给他跑个腿送文件,端茶送水擦桌子报个点的,在这里我要强调一点,维克多学长作为风纪委员长相当尽职尽责,文件都是他一手承包,不喊他休息都不带歇的!相当认真!不要误会,我只是崇拜他而已!
7L.    lz
有点跑题……
回复7L:没事,我们已经懂了你的崇拜了……(可怕)
8L.    lz
今天晚饭休息时间,我马上就要去办公室帮助(?)学长的时候,尼可拉斯学长把我拦住了。
“你就是维克多同学的秘书吗?”说实话这人声音真好听,还有那双蓝眼睛,分分钟魅惑Max好不好!……还有!头一回有人如此认真地对待我的职位!
好吧,当时我都呆了,他为什么要找我!莫非……
之后他就把我拉走了,拉到了那个草坪中的小凉亭,正好周围没多少人。
“你现在听好,我有一句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他无比认真地问。
他真,真的?!当时我要炸了,站的比军姿还直。
他笑了下,我:%#?-*^&€☆
“你知道维克多同学的生日吗?”
……exm??喵喵喵?他果然…对我没意思,可怜我的少女心,嘤嘤嘤。
9L
233心疼妹子,当然是选择原谅他!(不对)
10L
姑娘你太惨了233,帮你捡捡少女心
11L
lz内心戏太多了哈哈哈说实话你想得太多了,人家男孩子只是想要另一个男孩子的生日而已w
12L
话说维克多学长一手承包工作都是因为妹子内心戏太多容易跑题吧hh摸摸妹子
13L
没想到尼可拉斯学长是这样的人…!摸摸妹子,不告诉他。
lz回复13L:谢谢安慰qwq,不过还没到那个程度啦,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14L
这是男孩子的友情,对吧!对吧!(男神别弯!)
15L
心疼楼上1s,尼可拉斯学长与维克多学长关系好像不太好?
16L
心疼楼上的楼上与楼主,楼上你是不知道现实……他们两个实际上关系很好!
lz不在维克多学长办公室时,尼可拉斯学长好像都在!我替亚瑟会长送文件时碰见他好几次了!
17L
码字的手蠢蠢欲动,下期八卦有得写了(苍蝇搓手)
18L.    lz
WTF?!我怎么不知道?!完了,我被开除粉籍了(?)
19L
天啦男神,男神你!…你开心就好,我去为你们产粮(lss加我!)
他们这对好像很带感!(开心)
20L
楼上+1,这两人本身就十分养眼,站在一起就……嘿嘿嘿
回复20L:妈耶,这孩子……不得了!
回复20L:孩子收起你危险的想法(惊恐)
20L回复:那是错觉(笑)

(隔了一天之后)

21L
大家听说了今天的事没有!?现在来看看这个……啧啧,现在好看的男孩子都……和男孩子在一起了!
22L.    lz
我知道qwq他们终于石锤了orz(???)
23L
妈耶,不得了(相当惊恐)到底怎么啦
24L
求真相帝!吃瓜群众完全不懂!
25L
真相帝来了(骄傲脸)
说到今天发生了什么,维克多同学那个楼层的同学(我就是!)很幸运地目睹了。
听说刚开始是尼可拉斯同学在他们班门口晃悠,连着晃悠两节课间,班里的同学就感觉很迷,这人是要搞点什么事啊,但是维克多同学处乱不惊,还在看书。
结果第三节课间他进来了,敲了几下门问维克多同学在班吗。
看着维克多同学说的这话!
之后维克多同学不得不放下书出去了,站在尼可拉斯同学面前还能高出小半头。
尼可拉斯同学也没怂,就看着维克多同学,把脚蹬在维克多同学的墙边,开始挑衅。
“维克多同学,请告诉我你的生日!”
mmp他肯定拿错剧本了!
“抱歉,同学你要干什么?”维克多同学还是一副冷静的样子回答。
“当然是送你礼物啊。”尼可拉斯同学笑得满脸纯良无害。
emmm……我的眼睛瞎了qwq
最后,最后他们当然是……去擦墙壁砖了,尼可拉斯同学蹬的那块,维克多同学就在旁边看,十分和谐!
26L
?!!!!我旋转爆炸上天!?这么厉害是吗!
27L
在楼下的楼层同学不开心qwq这么好的素材我怎么没看见!
28L.    lz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我已经看开了(诶不对你对尼可拉斯学长没感觉的正常也要拒绝的!)
29L
土拨鼠的尖叫!太,太吃鸡了吧!
30L
求,在线求太太码字!赌五毛辣条尼可拉斯学长在上!
31L.    lz
说什么呢!分明是维克多学长在上面!他辣么好!
32L
维克多学长+1,身高差是不可逆转的!
33L
说什么呢!个子矮一点(真的就一点好不好)的也不差什么!尼可拉斯学长加油!
34L
你们在聊什么……在上面?(迷茫)
回复34L:发现纯洁的孩纸一枚,不要知道比较好(•̀ω•́ )
35L
我!我站无差!他们互攻多棒!
36L
维克多学长派!他最好了!
37L
欺负尼可拉斯学长派没人吗!尼可拉斯学长加油!
回复37L:嗯,谢谢,我会加油的
38L
…………
39L
………………emm
40L
37楼你好像炸出了什么……
41L
嗯,是的,我是尼可拉斯·贝什米特。
首先对维克多同学的秘书道个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这样……撩你?这大概是我控制不住的。
另外十分感谢大家对我和维克多同学的这件事!
回复41L:占楼!我第一!男神你幸福就好!祝你们!
41L回复:还没到那个时候啦,但迟早会的。
回复41楼:是,是的!(男神回我了!开心!)
42L
努力挤上合影!
你们要加油哦,希望在一起!
回复42L:是的,十分感谢!
43L
前,前排?
总之尼可拉斯学长加油哦!
回复43L:你也加油w
44L.    lz
话说谁还记得这是安慰我的帖子……qwq
【此贴因楼主的怨气(?)关闭回复两天】

感觉学院气氛不太多(?),大概……还能续一篇orz
最近考试,企图用更新换取记忆力orz

【异色雪兔】西归(上)

哨向,伊斯特万第一人称。
尼可略黑注意,病症设定注意。
有一个没有人分离,没有人死亡,没有人失忆的结局。

某个多云的午休,日光从云层的缝隙中撒下看似怜悯的恩赐。
我端着一个餐盘准备找地方坐下,看了一圈之后发现尼可拉斯坐在一个靠窗的角落晒着太阳,对面没有人,所以我向那个地方走去,向他打了个招呼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
“中午好,尼可拉斯。”
“哦…中午好,伊斯特万。”他伸了个懒腰,若不是在总部的餐厅里碰见他,他八成会被认作一个午后偷懒出去的上班族。
但尼可拉斯不是这样的人,他和他的伙伴维克多合作…该说是合作[1]吗,他们更像是互相把全部赌注压在对方身上期盼更加美好的下一步的非一般关系者[2],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感觉。至于为什么这么感觉的原因,就是维克多还没有合作的向导,对别人无异于自杀,而尼可拉斯作为高层领导只负责维克多,这种情况相当少见,如果维克多出了大的差错,那么他的未来就会一片黑暗。
幸好他们的合作很完美,维克多是一个强悍到连黑暗哨兵与他作战都要斟酌一番,常在前线的恐怖家伙,而尼可拉斯对他的消息灵通程度令人窒息,可以说和作战前线的接线员接到消息的时间差不多,再加上他应急反应的速度,可以说只要是这两个人负责的任务,无论多难都能完美完成。至于尼可拉斯是怎么做到的,连我这个名义上的发小也一点头绪也没有,这又是另一个传奇了。
他现在的官职比我高上一级,是后来居上任期还没我的三分之二长那种的,注意,我要强调这里是总部,虽然我说的那么轻松像是开玩笑,但事实上是想上升一级除非你完成了一两个极其困难的任务,尼可拉斯的业绩不言而喻,也有流言说这些都是维克多一人完成的,这当然只是嫉妒之人的乱语而已。凭着快到二十年不算太好的交情,这个人也随意得很,所以我们之间还是随便打打闹闹的方式相处。
“只喝咖啡,不吃点别的吗?”我用叉子叉了一块蔬菜,放在嘴里慢慢咀嚼,“今天的沙拉不错。”
“不吃了,等会还要回去估计一下维卡什那边怎么样。”他揉揉垫眼镜位置的鼻梁,餐厅的门开了,是传达部门的人,他喊着尼可拉斯的名字。
“你看,”尼可拉斯作为歉意的向我笑笑,马上就离开了,我向他挥挥手。
尼可拉斯曾经对外人把他和维克多之间的联系称为“神奇的心灵感应”。现如今的唯/物社/会谁会相信这种东西,但除去工作关系,尼可拉斯和维克多的关系确实很好,好到不像一般朋友,而是像一对亲密的恋人。传闻总部下层的小姑娘还写过她想象中他俩的爱情故事,被尼可拉斯看见了还被夸奖了并纠正了一处ooc。
真稀奇,我哼了一声,又把一块胡萝卜塞进嘴里。
话说我为什么像个八卦的姑娘一个人想这些东西,还是继续吃饭的好。我加快了吃饭的速度。
走出餐厅的时候,我好像听见了鸟儿振翅的声音。

再次见到尼可拉斯是在会议室,更准确的是听见。
路过会议室的时候,我不小心听见尼可拉斯说话,“窃听”上层官员谈话这个锅我不背,我只是送文件的,并且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听见的,会议室附带隔音功能,只是声音太大,大到我能听见的程度,也许是争吵更准确。
“马上!我要求马上把维克多从最前线暂时撤回总部!”很难想象这是那个表面懒散的尼可拉斯发出的声音,与此同时伴随敲桌子的声音。
屋子静了一会,大概是另一个人在说话。
“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如果再这样下去他绝对,绝对会被重伤!”
“臆测?!你怎么说出这种话?!凭我对他的了解,那已经超过了他的限度!”
“人手不够自己想办法,他必须马上回来。”
又是一阵安静,尼可拉斯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答应,我就带着维克多一起辞职好了。”
看来他下了最后通牒,直到会议结束都没有再次听见他失控的声音。
……我现在真的怀疑尼可拉斯和维克多之间的关系了,即使在这种严肃的场合。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说明会议结束了,上司们木着脸出来,尼可拉斯还没有出来,我把文件交付之后,向会议室内看了一眼。会议室的厚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灯已经关了,他就一个人站在那里,眼睛空洞地望向窗户的方向,像是在等着什么,又或是被吸引到什么地方。
“尼可拉斯?你还好吗?”我试着叫一下他,他微微抬头,向我这边看来。我没有见过尼可拉斯那么严肃的表情,就像面临着他生死攸关的大事,决定不好下一分钟这个人就会消失一样。
“尼可拉斯?”我有点担心他,走过去拉拉他的手,他的手很冰冷,如同上司的冰冷抉择与桌面。他甩开我的手,又恢复到以往那副样子。
“没什么。”他留下一句话,看似轻松地离开了。

当天下午,总部召集人员开会,是关于最前线的战事问题,最重要也最轻描淡写的事就是最优秀的哨兵维克多撤回问题,采取投票制。我看着手中的票,抬头看看不远的尼可拉斯,他还是满脸轻松,懒散的样子,和上午的他截然不同,我犹豫着,选择了撤回,提交了票。

最终结果我不知道,但尼可拉斯从开会后第二天就没有出过他的房间,即使是他的上级来敲门,他也不开门,只能听见他在屋里说着让他请回,或者干脆不发出声音了…当然如果是我在屋子里,一个和自己起过争执的人来敲门,我也不开。但不吃饭是不行的,尼可拉斯已经自己一个人待了三天了,他平时就只喝加很多焦糖的咖啡,身体质量还不好,估计也到挺得差不多的地步了,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总部餐厅特点一份他的咖啡和一份加了很多俄/罗/斯手制果酱的茶打包带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他聊聊。
他的宿舍和其他人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一扇东北方向的窗户,这是他特殊要求的。我站在楼下,看着那扇打开的窗户和遮在前面晃动的窗帘,怀疑他脑子有问题。如果尼可拉斯不开门,我就爬窗户进去把他也打包带走去医院做全面检查。
于是我上了楼,以他绝对能听见的声音敲响他的门,隔着合金制成的门传出他闷闷的声音,“请回吧,今天不待客。”
“尼可拉斯,是我,伊斯特万!”
“伊斯特万…?”他的声音有点低了,大概是没力气了,“你来干什么?”
“我来给你送咖啡!你喝的那种。”
他应该是过来开门了,我在门外听见了走动的声音,之后门开了。
我曾经认为门链是一个很好的发明,可以保证安全距离,现在我开始讨厌它了,因为尼可拉斯挂着门链只留一条二十五厘米的缝来和我说话,把我拒在门外。
有这么对待好心送食物的人的吗!……好吧,他一开始就这样。
“咖啡呢?感谢你的咖啡。”尼可拉斯半睁着眼睛一副没有精神的样子,他伸手接东西。
“在这里。”我把东西递给他,他准备关门,我马上拉住了靠外侧的门把手,“等等!我想和你谈一谈!”
“谈什么?”他摆出一副逐客的样子。
“即使维克多回不来,你也不能这样啊。”我想和他谈谈这个,他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不回来?”尼可拉斯看向我,“我没说过他不回来。”
“………”我一时无话可说 皱着眉盯着门内带着嘲笑意味的尼可拉斯,“…那你是怎么了?”
“没什么,我休息。”
“呃…你没有别的事?”
“没有。”很快地回复了,他又指指我另一只手拿着的茶,“你想再站一会我也不拦你,不过要把那个留下。”
“啊,没问题。”我把茶递过去,该谈的谈了,虽然尼可拉斯要干什么也不知道,他伸手去接,我看见他身上的……一根黑色羽毛?我把它从尼可拉斯的袖子上拿下来给他看,他瞬间有了精神,睁大了眼睛,“你看得见?”语气相当的轻,就好像本来应该看不见的一样。
“当然看得见啊。”这么大根黑羽毛粘在白衬衫上,谁看不见啊。
“是吗…”他又回到那个没精神的样子了,“那么你还有什么事?”
“我想你应该去医院看看精神科。”
“再见。”尼可拉斯关上了门。我不明所以的回到我的办公室,发现我好像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了解他了。

维克多回来之前的晚上,尼可拉斯还是没有出来,但我做了一个有点长的关于他们与我的梦。
梦中的我和尼可拉斯以及本来不在我们身边的维克多都是小孩子,而且我也见到了…许久未见的罗德里赫,他也是小孩子的模样。尼可拉斯说罗德里赫的音乐好听极了嫁给他吧,维克多站在尼可拉斯后面不远处看着他们两个沉默不语,我把尼可拉斯拍到一边,告诉他再这样就打残他。小孩子们欢笑着离开了,之后是初中时期的我们,我和罗德里赫讨论社团布置,而尼可拉斯和奥利弗在闲聊,维克多看向他们,依旧什么也不说,实际上他只是个黑影,脸模糊不清,似乎是他。尼可拉斯向罗德里赫走来,但实际上是来弄掉我手上的东西,他失败了就向前跑,我开始追他,背景由昏黄的夕阳转为清晨的纯白走廊,他跑进了一间教室,而我跑进了隔壁——高中我们不在一个班,那天我们两个差点迟到,跑进教室的。
罗德里赫是音乐部的部长,每天都有女孩子来送情书送花,而我为了让他好好工作,负责收那些东西……听起来很无情,但是大部分都是人家拜托我转送的啊,并且每一封我都帮他参谋转告了好吧!(很过分)
我和罗德里赫一起活动,尼可拉斯和维克多一起活动,他们走向了暗色的地方,背离阳光走开了,而我们走进了向阳的地方。后来我们好像是绕了一个大圈,罗德里赫走了大半路程累了,停下来去弹钢琴,他现在是一个著名的音乐家,我自己一人向前行,终于和尼可拉斯汇合了,我和他是长官,维克多是一个优秀的哨兵,他去前线战争。
“中午好,尼可拉斯。”
“尼可拉斯,你还好吗?”
“尼可拉斯,是我,伊斯特万!”
他回答我的话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他从房间里用担架抬出来,他一言不发一副呆然,只是用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看着我。
这是谁的错?是我的错吗?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远离,就像他看我一样。
之后梦就醒了,我还是无话可说,只是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悲凉。

to be continued……

[1][2]:关于合作和赌/博,这边专门去查了下这两个词的定义。
合作是一种联合行动的方式,为了达到共同目的而彼此相互配合。
赌/博是拿有价值的东西做筹码赌输赢,结果具有不确定性,目的是赢得更多的物质价值或金钱。
但是如果是两个人赌/博,把赌/注下在对方身上去谋/取别人的利润的话,和合作也没什么不同啦。(当然这种情况大概很少?)
比起赌/博,合作获得的结果更加稳定。

《西归》三改前半部分完毕
修改成分:
把整片文分成了两部分
继续修错字orz
更改了不通顺语句

【异色雪兔无差?】谜一样的短打

……年龄操作注意!

维克多坐在公交车最后一排靠窗的位子,坐在这里的原因是窗子离座位最近,而且可以打开,车开起来的时候风会吹进来,今天天气很好,澄澈的晴空无限延伸向远,阳光为路过的建筑物镀金,橙黄色的暖色调中和了秋天的冷,果然这是户外才有的美妙吗。
当他带着耳机向外发呆考虑下车后去哪里时,公交已经停靠了一站,接来了新的乘客,他向旁边那个人看了一眼,他再次想起了那一方晴空,不过是略有坠入夜晚的晴空。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小孩子,穿着整齐,一身深蓝色的小西服看起来却很可爱,泛灰的金色头发稍微有点乱,长的部分用同色系的丝带扎起来,他手臂直直地支在座位上,两只小腿上下晃悠着。维克多看着小孩子暗金色的发旋晃晃悠悠摇了一会,准备继续思考的时候,那个孩子向他搭话了,手里拿了一块小石子,“你看!”语气中满是橙色的欢喜。
“嗯?”维克多拿下靠近他的一方的耳机。
“这是小石子哦!”
“哦,好厉害。”维克多尽可能使他的语调平缓,不会吓到小孩子。
“嗯……”小孩子把小石子向上举,之后又拿下来,“有巨大力量的!”和真的一样。
维克多沉默了一下,之后向下接话,“什么样的巨大力量?”
小孩子也沉默了,他“嗯……”了半天,鼓着嘴思考了一小会,“可以……可以让我知道你的名字!”
“那我叫什么名字呢?”
“当然是你告诉我啊。”
“啊…”维克多微笑,“那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把石子揣进口袋,之后抬头看着维克多,好像经雨水洗刷般澄澈的眼睛只有孩子才能有吧,“爸爸说过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名字呢。”
“所以我也不能啊。”维克多把拿下的耳机的线捋平。
“唔…真的不能知道吗……我好想知道哦……”小孩子低头,揪着领结。
“好吧,我的名字是维克多。”估计等会就会忘了,于是维克多告诉他了。
“哦!微卡什!就这样称呼吧!”不见外的小孩子,维克多稍稍弯起嘴角。那个孩子戳戳维克多的手,之后继续盯着他。
“怎么了?”维克多也想戳戳他的手,但是还是没有。
小孩子从另一面的口袋里拿出一块糖,“你想要这个吗?”
“不想。”
“………”
维克多侥有兴趣地看着对方的活动,小孩子直接把糖塞进嘴里。嘴的一边鼓起来,维克多感觉闻到了他身上的糖果味。
“好吧,作为交换,我的名字是尼可拉斯。”
原来糖是名字的交换啊。
“你不是说不可以告诉陌生人名字吗?”维克多选择按按嘴鼓起来的地方,温热的皮肤很软,糖被按的换了位置,尼可拉斯后移头把糖转向另一个地方,“现在你不是啦,我知道你的名字了哦。”
“好吧…”
列车下一站是百货大楼,维克多要在这一站下车,他站起来,尼可拉斯为他让了个位置,“要走了吗?”
“是啊。”维克多走出来站在站道上。
“那么拜拜~”尼可拉斯挥挥手。
“拜拜。”
下一次能不能见到了呢,下车时维克多想,他为什么是一个人呢,家长呢?没有人管吗……想到这些,他回头看看远去的公交,有点想去问问。

实际上这个是这边上周坐公交的情况,和邻座小萝莉谜一样的交流了半天,真好啊,小孩子。




【异色露普】离婚协议

是糖,是糖!不要被标题和开头骗到…!

ABO设定,两个人都是Alpha,这边写不出双A的美好qwq


1.

“我们离婚吧,维卡什。”尼可拉斯把离婚协议缓缓推到对面维克多面前。

维克多的脸如同泰坦尼克号撞到的冰山——被重重的打击到了。他死盯着那张协议,尽管对于维克多它是倒着放的,他抬头看看尼可拉斯,他没在看着他,而是头靠在椅背上,偏着头看向门外。维克多用眼快速地扫了一眼时钟,之后马上又去看看尼可拉斯,他还是原来的姿势。维克多叹了口气,离开桌子去拿公文包,回来把离婚协议快速地塞进里面就像塞一个烫手的栗子,晚离开一秒就会烫伤手。

“我去上班。”维克多丢下一句话,担心尼可拉斯还是那副“你随意”的样子所以没敢看他。

感谢上天,他动了。听见椅子后移的声音,维克多不禁松了口气。

走到家门口,扭动把手,走出家门,在门关上的最后一刻,维克多又把门打开一点,透过缝隙看着他的伴侣,“你认真的?”

尼可拉斯靠在玄关的墙面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你想呢?亲爱的维卡什。”

咔啦,门被完全关上了。


2.

身为工作狂的维克多今天居然开始盯着哪里发呆了,而且是王黯来视察时一眼就被看出来那种的,坐在维克多邻座的奥利弗幸灾乐祸半天,并且拿出他的手机拍了几张他被抓个正着的样子,敲敲屏幕不知道发到哪里去了。

但作为主角的维克多关注点不在他的处罚上,这个月没有薪水他都不在乎,他还在想早上尼可拉斯摆到他面前的那张该死的文书。

该死的,他又难得地骂了一句脏话,和艾伦拌嘴他都不带一个脏字的。

为什么他要和我离婚?一直以来我们相处不是很好吗?维克多首先回想他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

房子的位置是两个人一起看中的,距离双方的工作单位不远;装修风格是商讨出来的,维克多保留书房,厨房与阳台大部分决定权,剩下部分尼可拉斯决定,对方的审美也没让他失望;家务两个人轮流负责,不管用什么方法反正弄干净就好,两个人都是轻微的洁癖所以一直没什么矛盾。

所以说是因为什么…他从房子想到家务,最近也没有惹他生气吧…连阳台上种的是矢车菊而不是向日葵这种小事都想到了,可就是没有找到原因。他看着手里的表格,此时那些条条框框就像是一根根从线团扯出来的线,分明已经有理有据地摆在面前,但就是找不到源头,他又把手插/进头发里,托着脑袋苦恼了一阵。说起来结婚时他都没有这么大压力,应该是他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吧。

直到一对Alpha和Omega情侣从他桌边经过,他才开始想他一直以来刻意无视的问题——他是个Alpha,尼可拉斯也是一个Alpha。

Черт[1],两个人都是Alpha,这个想法持续了几秒钟后就被维克多扔进回收站,尼可拉斯就是因为是Alpha才具有那种魅力啊。

他是因为我是Alpha才离婚的吗?不是的…以维克多了解尼可拉斯的程度来讲,尼可拉斯是个不会后悔的人,他回想起两个人约定结婚的时候,他问过尼可拉斯不会后悔吗,尼可拉斯的微笑和上午的那个一样灿烂,只是处境不想那么难堪。

“不会,我是那种会后悔的人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维克多又去仔细思考他们与普通情侣的异同,正常一般是结婚,生活,生子……

生子?!

他突然想到这一点,就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他思考了一下解决方法,又安排了说辞就又回到他员工典范的状态去了。

人在极其困难的时候,智商总会直线降低,可能说的就是维克多吧。


3.

尼可拉斯靠在玄关的墙面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你想呢?亲爱的维卡什。”

你想呢,亲爱的,我会和你离婚吗?当然回答他的只有自动关上的门的声音,他不自然地干咳几声,之后坐回那把椅子思考今天的家务,因为总是被“维克多”这个词打断,所以干脆想起关于他和那份…“离婚协议”的事。

事情要从前几天说起。

那天也是尼可拉斯做家务,也同时说明他有很多无聊的时间以供打发,于是他给奥利弗打电话,让他把工作退给谁之后过来和他闲聊。

大约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尼可拉斯放下园艺剪从阳台不急不缓地走过去开门。

“嘿!尼可!”奥利弗张开手臂,做出要拥抱他的动作,尼可拉斯下意识地要关门,顿了几秒之后面无表情地问,“你这和谁学的?”

“和你差不多的那个什么伯特他朋友,我大概看了几眼。貌似对女孩子很好用。”

“之后当你的蛋糕的试验品?”尼可拉斯让开身子让奥利弗进来,奥利弗笑了几声走进去。

两人坐在沙发,尼可拉斯倒了两杯茶,奥利弗环视一周客厅,接过茶杯,“看来你的婚后生活还不错?”

尼可拉斯喝了口茶,眨眨眼后才开口,“…还行。”“行”这个字说的很轻。

“哦!看来亲爱的尼可遇到了问题,来说说看!虽然我不提供解决方案。”

尼可拉斯有用一种“你来看戏的吧”的眼神看了充满兴趣的奥利弗一眼,又想想感觉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和维卡什生活和之前差不多。”

“有什么问题吗?”奥利弗放下茶杯。

“就是因为一点也没变才不太好啊。”尼可拉斯给奥利弗又到了一杯茶。

“…没有新鲜感,我懂。”

得到对方回复,尼可拉斯继续说,“并且你知道,维卡什他是个性冷淡,并且也是个Alpha…我没有埋怨他的意思,只是说Alpha与Alpha之间的吸引力没有Alpha和Omega之间的吸引力强,仅此而已。”稍稍叹了口气。

“维克多真的是一个性冷淡啊!哈…”只喜不惊的样子。这个人还真是对这种sexy的东西感兴趣啊,奥利弗笑了一阵,虽然尼可拉斯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他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好吧,别生气尼可。那么你们多长时间没/做了?”奥利弗还是那副样子,但问题还是很正经(?)的。

尼可拉斯单手捂脸又叹了口气,“三个月。”没错,三个月。

“天啊,三个月!四分之一年!”幸好奥利弗早把茶杯放下了,要不然尼可拉斯又要扫一遍地板。奥利弗吃惊的样子就像他三个月没/做一样,当然要是他三个月没/做,那奥利弗这个人可能是game over或是被隔离了。

“尼可,看来这个问题很严重。”奥利弗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新茶,“也许你应该给他一个巨大的冲击,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你的重要。”

“比如说?”他对奥利弗的建议提起了兴趣。

“比如…一份离婚协议?”

“我没说过要和维卡什离婚。”这个人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尼可拉斯差点把手敲到对方的头上。

“我也没说是要你们真离婚啊,”奥利弗的笑容让尼可拉斯想起一只偷腥成功的猫,“维克多是爱你的吧。”

“毋庸置疑。”

“那就不会离婚啊,以维克多的脑回路来想,他肯定会做出行动的!”

“有点意思。”尼可拉斯微笑。

“亲爱的明天我给你拿一份协议好了!”

“好,可是为什么感觉你是有预谋的?”

“那是错觉,尼可。”


第二天,维克多结束晚饭后交给尼可拉斯一个文件夹,“奥利弗要我转交给你的,并且附上一句‘加油’。”

“没事,那是对你说的,维卡什。”尼可拉斯把文件夹放到一边,一眼也没看。

“是吗…”维克多毫不怀疑地走进书房,打开电脑进入文档,突然一只苍白的手摁在了电脑上,把它合起来了,维克多抬头,尼可拉斯皱着眉,“维卡什你又要加班吗?”维克多点头,尼可拉斯走到他身边,把维克多的脸转向他,两个人的面庞距离很近,“亲爱的,你怎么总是在加班,要知道昨天你可是加班到凌晨三点。”

维克多的黑眼圈越来越重了,就像他们家加了很多砂糖又抹了焦糖的黑面包那种颜色,尼可拉斯吻了一下维克多的眼睑,“和我一起去睡觉,或者干点别的什么也行。”

在耳边的低语,尼可拉斯闻见了白桦林的维克多式味道。

维克多深呼一口气,可还是看了一眼他的电脑,之后迅速贴近对方的耳畔,“好,那你在等一下,我很快就能办完了。”

“嗯。”尼可拉斯笑得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


维克多的“很快”大概指的是他比昨天干得快。看恐怖片看到睡着的尼可拉斯留。

维克多上床时尼可拉斯已经裹着毯子睡着了,当他帮尼可拉斯整理睡姿时,尼可拉斯有点醒了,他发出轻微细小的哼/喘。

“没事,睡吧尼可。”

“唔…几点了?”

“凌晨一点。”

“那我们来/做吧…”尼可拉斯揉揉眼睛坐起来,已经解开一个扣子的衣服倾向一边露出瓷白的皮肤,维克多把尼可拉斯的衣服摆正,扣上扣子然后拉他躺下,盖好被子。

“但是现在睡觉比较好。”

尼可拉斯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一小段鼻音——再次睡着了。

直到早上闹钟响后五分钟,尼可拉斯才想到他又失败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使他有些沮丧,之后他瞄到了昨天放在桌上的文件夹。


“我们离婚吧,维卡什。”他把协议推过去。没事的,这不是真的,他安慰自己,看着对面那个被泰坦尼克号撞得有点呆滞的冰山,他更想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这不是真的。

抱歉,我不能。尼可拉斯把目光从维克多身上移开,看向门外。

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静。

“我去上班。”维克多说得快速,之后把协议塞进包里站起来,就像一只白鹳「2」飞过去。

你不问点什么吗?亲爱的。尼可拉斯也站起来,靠在玄关的墙上看着维克多收拾行装,等着他的疑问。

关上门的最后一秒,他等到了。

“你认真的?”维克多不确定地问。

“你想呢?亲爱的维卡什。”

当然不会,就像结婚前夕的回复,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门关上了。


时间追回到现在。

尼可拉斯想事情缘由时,奥利弗给他发了一封邮件。

“亲爱的尼可!你看你家维克多!”附带了一张图片,上面一个黑发,围着深红色围巾的高大青年低着头受另一个比他矮一头的黑发青年训斥,那个高大的青年虽然看似很抱歉,但尼可拉斯还是看出来维克多在溜号,他笑了起来,之后给奥利弗回了一句“很好”。

看来现在就等维卡什回来了。尼可拉斯离开座位去做家务。


4.

没事的,维克多,你不是已经找出来尼可拉斯要离婚的原因了吗?不要担心,你们不会离婚,一定不会离婚的。

维克多再把钥匙插/进钥匙孔之前,内心十分忐忑。他自我安慰了一番才去开门。

“我回来了,尼可。”进来的时候顺便带上门。

他的另一半坐在客厅靠近阳台的摇椅上,手里捧着一本书,高高的立灯淡黄色的光辉找在他身上,看起来柔美而和谐又不乏身为Alpha的强势,两者在尼可拉斯身上完美结合,真是不可思议。

“欢迎回来,维卡什。”尼可拉斯抬头,微笑着看着面前这个高个青年脱下外衣,把公文包放在一边,虽然他仍然面无表情,但紧握的手表示他很紧张。

有回答了吗…尼可拉斯低头看着书上的文字,暗中观察维克多的行动。

“嗯…尼可?”维克多站在尼可拉斯面前,试着叫一下他。

“怎么了,亲爱的?”尼可拉斯合上手中的书,把他平放在膝上,正视维克多那双眼睛。

被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一盯,维克多想说的话断了一拍,“…关于那份离婚协议,”

“嗯,你怎么想?”

“我仔细地考虑过了,”维克多向下拽一点围巾,“我不同意。”

“不同意?”尼可拉斯把书放在一边,站起来向维克多微笑,“能说下原因吗?”

维克多没有想到尼可拉斯是这种反应,但他还是把他“冷静”分析出的结果表述出来,“我仔细思考过了,我们离婚的原因不是因为我们感情不和之类的,而是我们…”

他停了一下,之后开口,“我们没有孩子。”

尼可拉斯的微笑凝固了,脑内预想的步伐完全被打乱。

……没有孩子?维卡什你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你说是因为饮食风格不同(他们真的因为这个打过架)而离婚我都不会有异议,但孩子这个理由你是怎么想到的?!

尼可拉斯把目光转向其他地方,抿了一下嘴唇,不知道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维克多有点郁闷地看着对方,但还是决定说下去,“没有孩子不要紧…也许我们可以领养?另外虽然Alpha怀孕的几率极其的低,但也不证明是没有……”

“亲爱的维卡什,”尼可拉斯打断他,半带笑意地回复,“‘孩子’这个事,我们还是暂时放一放吧。”

他看着就像即将上处刑台迎来审判的维克多,轻轻抚摸他的脸颊让他放松,“孩子难道不会占据你和我的时间吗?”

维克多快速地查询到话语中令他喜悦的消息:尼可拉斯不会和他离婚!他马上作为确定的回问一句,“尼可,你不会和我离婚对吗?”

尼可拉斯在维克多软软的脸上印下一个温柔的吻,“对,我的另一半。”他轻易地松了口,果然这样伪装很累啊,和你离婚这件事做不到。

“太好了……”维克多如释重负地呼出一口气,“但是…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早上要离婚吗?”

“没问题,”尼可拉斯在维克多颈窝蹭蹭,“把现在的问题解决完,你就知道了啊。”他的笑容和向日葵一样灿烂,“现在,我只想要你。”

两个人亲密地拥抱在一起。


我只想要你,无论你面瘫还是不解风情,是Alpha还是Omega都无关紧要。

「1」:俄语的“该死”

「2」:只是想说这是德/国国鸟…



后续彩蛋(?):

1.

维克多知道前因后果之后,先是和尼可拉斯说好以后怎么样都不能拿婚姻开玩笑,之后决定以后不再为奥利弗的工作收拾摊子。

奥利弗表示exm?这个锅我不背

2.

维克多那天加班到凌晨三点的原因是…奥利弗把工作推给维克多之后去找尼可拉斯聊天去了。


最后重新复述一把当时在群里的预告…

某男子扬言离婚,其中竟是闺蜜(?)作梗!论,双alpha的生存几率【都是什么玩意

没毛病!


【异色露普】短打脑洞…

坑了这么多天…我对不起列表的各位天使,所以…要努力更新!话说…这真的是露普?怀疑自己占tag

睡美人症候群[1]设定下的尼可拉斯先生与同年龄的失眠症维克多先生的故事,单纯的午休睡不着的脑洞。
灰色的房间里,尼可拉斯呆呆地坐在桌子前,手中握着一只墨水早已干涸的笔,桌子上没有纸张,取而代之的是划痕,他空洞的双眼无机质的看向光秃秃的墙,久久眨一次眼,一瞬间的动作让人以为是错觉。
已经多长时间了?停止却发出无用的机关声的时钟无法吐出事实。
他被困在这里,与一扇孤独的窗相伴,天永远是不同亮度的灰色拼接在一起的画布,被随意放置在他的窗外。外面堆积着废墟,并且无声的向远处扩展——他的房间似乎在高处,下面铺满了水泥与沥青。
尼可拉斯松手,笔落到地上一声叹息也不存在,他带着决意打开窗户,背向打开的地方坐下来,略微将头伸出窗外。
没有任何波动,风不曾拜访过这里。于是他更多的把身体伸出窗外,“不故意”般坠落下去。
啊,终于有了变化,他有些释然的露出微笑,接下来是全身骨折,手臂被强力的扭曲,头就像是被狠狠击打的痛感吧。
比在“那里”被禁锢要好的多,他立刻满足的笑起来。
这还不是重点——伴随着巨大的水声,尼可拉斯没有收到想象中的“馈赠”,温柔而微凉的水在他的脸上留下熟悉的触感。
为什么…对我这样呢,他眯起双眼,水大量地涌入口腔与鼻腔,他咳嗽了几声,气泡摇摆不定的上升。
请让我在这样的温柔中多待一会吧。他闭上眼睛。

唤醒他的只是正午的阳光而已。
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在浅滩缠着维克多说话时又一次没有征兆的睡着了。
这次睡了多长时间?尼可拉斯看向被爱因斯划掉的日历,又看看挂钟。
大概五天零三个小时。
尼可拉斯捂住睁大的眼睛,轻微的叹出一口气。


[1]关于睡美人症候群,我本人对这个很感兴趣啦(跑题被打)。原名克莱恩–莱文综合征,也称睡美人症,是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异常,主要特点是嗜睡。这是涉及到文稿的部分,但是还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这段沉睡期过了之后,患者不会记得这期间发生的事。更多参见百度词条:睡美人综合征。上述文本也是从词条上摘录的。

【异色露普】噬毒

毒/品会使人获得暂时的兴奋,之后会使人感觉迟钝,行为不定,办事效率低,精神不振,有些毒/品还会使其产生幻觉。为了再一次获得快感,摆脱掉缺少毒品的折磨,吸毒者会不断索求更多计量的毒品。

尼可拉斯就是高纯度的毒/品。
维克多在不慎初次接触后,他就像黑色的恶魔一样围在自己身边—当然尼可拉斯,不是黑色的。
他的面容如同海/洛/因般苍白,上好的金属色泽的长发懒散地搭在后背。
鬼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缠着自己。
“因为我爱你啊,维卡什。”他微笑着拥抱维克多,之后拿走了他的钱包。
这可没有说服力,尼可拉斯。
以“爱”这个肮脏的理由,过于老套与无力。于是维克多继续工作。
钱包你爱拿走就拿走吧,记得别回来。
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的工作效率大幅度下降。
他不只一次地握住自己签名中干枯的手如同绘画般向另一端移动,维克多坚持正确的方向。但那已经达到了尼可拉斯的目的。他嬉笑着看着自己为歪扭的签字皱眉。
该死的。
有几次尼可拉斯把墨水“失手”打在即将上交的文件上,之后“慌乱”地用另一份文件擦干墨迹。拜他所赐,工作又要从头开始。还好不是很重要,看着他因自己的面无表情而孩子气的踏步迈出办公室,心情有一瞬间的上升一点。那比听着他因自己被上司的斥责在隔壁压抑不住的笑声要更有意思。
可怕不仅于此,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行动不确定。
就像一个幽灵无声地飘进来,站在维克多的椅子后面,用略有纤瘦的手臂像红色围巾一样勒在脖子上,力气大的惊人。
“维卡什。”
与沉重的窒息感相对的是在耳边假装出的轻语,与伊万糖果般的声线一样过分甜腻至于令人作呕。
维克多握住尼可拉斯的手腕向下扯,尼可拉斯便把身子向另一个方向倾到前面去,海蓝色翻腾着欢愉的眼睛直视镜面般平静的暗红色眸子。
一场交锋,想要感染敌方。
毫无意义,维克多盯了半天,之后目光移到桌角的报告单上。
“看着我,维卡什。”尼可拉斯抬起维克多正书写的手,磨蹭着跨坐在他的腿上,冰冷的手捧着他的脸。
“看你不如去看基尔伯特。”无感情的语气。
尼可拉斯微笑着,眼睛弯成在桌面上不意撒出的一滴水,“两个工作狂是不会产生爱的。”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拒绝尝试。”尼可拉斯带着恶意舔了一下维克多的右脸颊。
维克多咬紧牙齿,又马上张开嘴深吸一口空气。
“气的要死?”尼可拉斯紧紧抱住维克多,“那就试试看吧。”
他舔舔嘴唇,之后印上一个湿润的轻吻。
维克多闭了下眼睛,之后自暴自弃狠狠咬上对方漏出的白皙脆弱的脖颈。
尼可拉斯令人上瘾,令人发狂。
他就是来把自己搞坏,之后带到地狱去的。


……算了,反正我也是要去地狱的人。维克多埋怨着自己,没有见到尼可拉斯得意的神情。

p.s:我才不会说这个脑洞来自听安全讲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