翎羽茶

我是露子家永久冻土下的陈旧咸鱼啊啊!……渣文笔一只,请多关照。
关注APH与弹丸轮破。

【异色露普】短打脑洞…

坑了这么多天…我对不起列表的各位天使,所以…要努力更新!话说…这真的是露普?怀疑自己占tag

睡美人症候群[1]设定下的尼可拉斯先生与同年龄的失眠症维克多先生的故事,单纯的午休睡不着的脑洞。
灰色的房间里,尼可拉斯呆呆地坐在桌子前,手中握着一只墨水早已干涸的笔,桌子上没有纸张,取而代之的是划痕,他空洞的双眼无机质的看向光秃秃的墙,久久眨一次眼,一瞬间的动作让人以为是错觉。
已经多长时间了?停止却发出无用的机关声的时钟无法吐出事实。
他被困在这里,与一扇孤独的窗相伴,天永远是不同亮度的灰色拼接在一起的画布,被随意放置在他的窗外。外面堆积着废墟,并且无声的向远处扩展——他的房间似乎在高处,下面铺满了水泥与沥青。
尼可拉斯松手,笔落到地上一声叹息也不存在,他带着决意打开窗户,背向打开的地方坐下来,略微将头伸出窗外。
没有任何波动,风不曾拜访过这里。于是他更多的把身体伸出窗外,“不故意”般坠落下去。
啊,终于有了变化,他有些释然的露出微笑,接下来是全身骨折,手臂被强力的扭曲,头就像是被狠狠击打的痛感吧。
比在“那里”被禁锢要好的多,他立刻满足的笑起来。
这还不是重点——伴随着巨大的水声,尼可拉斯没有收到想象中的“馈赠”,温柔而微凉的水在他的脸上留下熟悉的触感。
为什么…对我这样呢,他眯起双眼,水大量地涌入口腔与鼻腔,他咳嗽了几声,气泡摇摆不定的上升。
请让我在这样的温柔中多待一会吧。他闭上眼睛。

唤醒他的只是正午的阳光而已。
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在浅滩缠着维克多说话时又一次没有征兆的睡着了。
这次睡了多长时间?尼可拉斯看向被爱因斯划掉的日历,又看看挂钟。
大概五天零三个小时。
尼可拉斯捂住睁大的眼睛,轻微的叹出一口气。


[1]关于睡美人症候群,我本人对这个很感兴趣啦(跑题被打)。原名克莱恩–莱文综合征,也称睡美人症,是一种罕见的神经系统异常,主要特点是嗜睡。这是涉及到文稿的部分,但是还有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东西,比如这段沉睡期过了之后,患者不会记得这期间发生的事。更多参见百度词条:睡美人综合征。上述文本也是从词条上摘录的。

【异色露普】噬毒

毒/品会使人获得暂时的兴奋,之后会使人感觉迟钝,行为不定,办事效率低,精神不振,有些毒/品还会使其产生幻觉。为了再一次获得快感,摆脱掉缺少毒品的折磨,吸毒者会不断索求更多计量的毒品。

尼可拉斯就是高纯度的毒/品。
维克多在不慎初次接触后,他就像黑色的恶魔一样围在自己身边—当然尼可拉斯,不是黑色的。
他的面容如同海/洛/因般苍白,上好的金属色泽的长发懒散地搭在后背。
鬼知道他为什么一直缠着自己。
“因为我爱你啊,维卡什。”他微笑着拥抱维克多,之后拿走了他的钱包。
这可没有说服力,尼可拉斯。
以“爱”这个肮脏的理由,过于老套与无力。于是维克多继续工作。
钱包你爱拿走就拿走吧,记得别回来。
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的工作效率大幅度下降。
他不只一次地握住自己签名中干枯的手如同绘画般向另一端移动,维克多坚持正确的方向。但那已经达到了尼可拉斯的目的。他嬉笑着看着自己为歪扭的签字皱眉。
该死的。
有几次尼可拉斯把墨水“失手”打在即将上交的文件上,之后“慌乱”地用另一份文件擦干墨迹。拜他所赐,工作又要从头开始。还好不是很重要,看着他因自己的面无表情而孩子气的踏步迈出办公室,心情有一瞬间的上升一点。那比听着他因自己被上司的斥责在隔壁压抑不住的笑声要更有意思。
可怕不仅于此,尼可拉斯会使维克多行动不确定。
就像一个幽灵无声地飘进来,站在维克多的椅子后面,用略有纤瘦的手臂像红色围巾一样勒在脖子上,力气大的惊人。
“维卡什。”
与沉重的窒息感相对的是在耳边假装出的轻语,与伊万糖果般的声线一样过分甜腻至于令人作呕。
维克多握住尼可拉斯的手腕向下扯,尼可拉斯便把身子向另一个方向倾到前面去,海蓝色翻腾着欢愉的眼睛直视镜面般平静的暗红色眸子。
一场交锋,想要感染敌方。
毫无意义,维克多盯了半天,之后目光移到桌角的报告单上。
“看着我,维卡什。”尼可拉斯抬起维克多正书写的手,磨蹭着跨坐在他的腿上,冰冷的手捧着他的脸。
“看你不如去看基尔伯特。”无感情的语气。
尼可拉斯微笑着,眼睛弯成在桌面上不意撒出的一滴水,“两个工作狂是不会产生爱的。”
“你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拒绝尝试。”尼可拉斯带着恶意舔了一下维克多的右脸颊。
维克多咬紧牙齿,又马上张开嘴深吸一口空气。
“气的要死?”尼可拉斯紧紧抱住维克多,“那就试试看吧。”
他舔舔嘴唇,之后印上一个湿润的轻吻。
维克多闭了下眼睛,之后自暴自弃狠狠咬上对方漏出的白皙脆弱的脖颈。
尼可拉斯令人上瘾,令人发狂。
他就是来把自己搞坏,之后带到地狱去的。


……算了,反正我也是要去地狱的人。维克多埋怨着自己,没有见到尼可拉斯得意的神情。

p.s:我才不会说这个脑洞来自听安全讲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