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兔无差】开学前作死再次短打,嗯,短打(被打)

游戏世界设定…战乱后和平设定。想不出标题就这样…(真的会被打哦)
伊万发现基尔伯特不见了,他的披风还在昨晚的地方没有改变,长剑躺在地板上。基尔伯特平时不会这样做,他很在意那把亲父给他的长剑,每次战斗后都会仔细的擦拭上面的污渍。伊万皱着眉毛把长剑捡起。似乎事情复杂起来,他马上从屋子里跑出去,边跑边想基尔伯特的各种可能性。
绑架?可能绑匪会被他揍晕之后拉到亚瑟那里审判。
在睡梦中被别人打至重生?…自己不可能没有感觉,基尔伯特也没有弱到那种程度。
诱拐?这更不可能,基尔伯特警惕性很高,伊万曾经躲在他练习的树林偷偷看他,结果被基尔伯特一眼看出来。
……
总之,伊万跑遍了基尔伯特可能在的地方,想过了很多基尔伯特消失的原因,可是他忽略了明显的一点——如果是他自己走出去的呢?
当伊万准备走遍中心城的小巷时,在广场的花纹中央看见了正站着的不像属于他的那个基尔伯特,安静地站在那里,身上穿戴使者一类的白色长袍,头上还有耀眼的光环,一副指引者NPC的样子。伊万很气也很想笑,他出来赚外快吗!之后他走到基尔伯特面前假装一个刚到这里的冒险者搭话。
“你好,你就是指引者吗?”
“是的,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基尔伯特微笑着回复,声音没有变,只是…缺了感情。
…真敬业啊,伊万默默的想。
“我想问去艾尔斯兰圣殿的路。”基尔伯特职业的圣殿,但是他还是没有任何其他反应,他站在伊万旁边连说带划的指清了路,最后询问是否还有其他问题。
伊万摇摇头,两个人告了别。伊万向那个方向走了五六步,回头看看基尔伯特,他在帮助一个真正的初始冒险者,伊万左右看看,挑了一个树荫坐下来一直看着那个少年工作。太阳挪到哪里,他就坐在哪个树荫里,但是目光的终点一直不变。
最后坐等到黄昏,已经不会有冒险者来问问题了,伊万没有等到基尔伯特的主动回应,一个眼神也吝啬至给予他。他站在那里,看向不知道是那里的远方,等待着下一个抱有疑惑的人。
伊万站起来,拍拍自己身后的灰尘,走向基尔伯特,“你好,你就是指引者吗?”
“是的,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基尔伯特微笑着回复,和上午一样。
“请问你不回去吗?”
“我暂时不能回去,因为我还要帮助下一个冒险者啊。”眼睛半眯着像是盛满月神之泉水的深潭,伊万曾经如此夸赞基尔伯特。
“你还是快点回去吧,晚上很危险哦。”
伊万轻微叹出一口气,向他挥手说再见。
第二天,伊万早早地来到中心城广场。基尔伯特还站在那里,精神没有消磨的痕迹。
“你好,请问你就是指引者吗?”
“是的,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
“你什么时候和我一起回去?”
“我暂时不能回去,因为我还要帮助下一个冒险者啊。”
“好。”
之后伊万坐在昨天一样的位置,盯着同一个人。
晚上回去的时候,他想如果把基尔伯特的东西给他的话,他会不会和他回去呢?
思考了半天,还是决定不送了,送点其他什么东西吧。
之后第三天伊万从后院摘了很多向日葵和矢车菊,开心的回到广场。
“你好,请问你就是指引者吗?”
“是的,请问你需要什么帮助?”
“我…”他犹豫了一下,抓紧手中的花束,“这个送给你!”
“谢谢。”基尔伯特收下了花束,向伊万微笑。
伊万也笑了,之后坐在同一个位置继续看着基尔伯特。
今天他也没有和伊万回家。
究竟是为什么呢…?伊万想不到理由。
第四天伊万也带了一束花给基尔伯特,基尔伯特也笑着收下了。
今天伊万也是一个人回家。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
来到中心城转站的人会经常看见一个高大的围着围巾的人看着指引者,或者是微笑,或者是垂着眼睑闭下眼睛,或者是望着他发呆。
有的人以为他也是系统安排的NPC,有冒险者问过他去哪里的路怎么走,他只是指指那个白发的指引者。
没有人关心他在这里的原因,认为就好像探究为什么这座城市存在一样无用。
直到某一天,一个游历过多地的冒险者问他。
“你好,请问你是NPC吗?”
“有问题问他。”
“哦,你不是…那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这里等着他回家。”伊万指着指引者。
冒险者叹了口气,“可是,他不会跟你回家啊,NPC不可能和一个冒险者回去的。”
“…嗯,我知道。”伊万微笑着。
冒险者不解的走开了。
…我怎么不知道啊,这种事。伊万笑着,望着那个少年,指引者光环的光芒和晴天的阳光仿佛要刺伤他的眼睛,视线渐渐模糊起来,等到眼泪落到胳膊上才意识到自己笑着笑着竟然流出眼泪来。
基尔伯特,已经消失在一次怪物的突袭中。两个人一起抵抗攻击,等着救援的到来,救援来不来无所谓,因为情报说这次的攻击不会太强。可是…突袭这种事,谁又能想到呢?基尔伯特为了伊万死掉了,用身体挡住了冲出的长角,死的时候他还是在笑着的,血液流淌在地上,变成锁链束缚在伊万的心里。
好好活下去,声带已经发不出声音,他勉强张开嘴,比出口型。
…怎么会,伊万睁大双眼,呆愣的看着基尔伯特。
战役结束,讣告四传,葬礼开始。
基尔伯特被埋葬后,伊万抱回了他的披风和长剑。
他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只是开始四处寻找和他相似的人,之后由边境来到了中心城。
可是,世界上只有一个基尔伯特,指引者不是他,他不会和我回家了。
世界一次一次刷新,却还不回一个基尔伯特。
他已经死在战场上了,我在骗谁啊。
伊万他把头埋在膝盖里抱着头哭泣起来。
世上再无基尔伯特。
世上也再无伊万。


P.S:这边又要开学啦…!又见不到大家啦……这边会努力写文的,所以要等着这边回来啊…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