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普】枯萎即为初始2

这周的这边依旧拖更(被打),依旧,露子极黑注意!阿普某种程度伤残注意……

仙境的爱丽丝是梦吗?
order? section3
就像老式黑白电视机接收不到信号,基尔伯特的脑袋在那一瞬间断片,一阵嘈杂的黑白格交替着撕扯着他的神经,之后他终于醒过来,回到了那个早晨。
脑袋上的伤被伊万包扎过了,感觉疼痛,大概是结痂了,伊万站在他的床边,微笑着握住他的手扶着他的肩膀坐起来。
“今天的你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还可以。”基尔伯特感觉很平和,前所未有的平和,他的眼底蕴有和平的光辉。
“这样就太好了。”伊万把基尔伯特脑袋上的绑带拆下来,基尔伯特盯着移动的绑带,伊万的动作很轻柔,伤口处没有感觉使基尔伯特怀疑他是否真的受伤,他闭上眼睛,回忆和受伤有关的记忆,可是就像是被删除清空的文档一样,他找不到任何痕迹。
“等下再睡吧,现在还是早晨。”伊万拆完绷带之后,唤了基尔伯特一声,基尔伯特转回思路,伊万却没了下句。
“…怎么了?还是说伤口留疤了?”基尔伯特犹豫了一下开口询问。
“不,只是结痂了而已。它会好起来的。”伊万靠近基尔伯特,被恋人依赖的感觉很好,基尔伯特也就随着伊万的动作配合,过了一会之后,伊万才不舍地离开,“走吧,基尔,我们去吃早饭。”蹭蹭基尔伯特的头发,痒痒的。
基尔伯特牵起伊万伸出的手,慢慢下床一起向餐室走去。

早饭后,基尔伯特看着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报纸的伊万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有点担心地问,“伊万?今天不去上班吗?”
伊万闻声抬头,“不是的,工作被我搬回家里做了。”他对上基尔伯特略微怀疑的目光,笑着拉起基尔伯特的手,把他纳入怀里,“不必担心生活,有我哦。”
“嗯……”基尔伯特声音低沉,“对不起,伊万。”我不能去工作呢。
“没事的,基尔不用道歉,”伊万用指尖顺平基尔伯特的头发,“只要你在我身边…”
“只要你在我身边。”基尔伯特复述,也抱住伊万,之后坐在伊万腿上一起看报纸上的新闻。
早上我在思考什么?基尔伯特努力回想早晨,记得的只有伊万 伊万和他和平的早晨。
…和平?我们分明一直都没有争执,为什么会用“和平”来形容……?
伊万注意到基尔伯特在思考些别的,他摸摸基尔伯特皱紧的眉头,语言中透露着在意,“基尔?你在想什么呢?”
“伊万……如果努力地回想某件事却想不起来,怎么办?”
“想不起来的话,也就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吧。”
是这样吗?
重要的事会牢牢记住,不会忘记的,所以忘记的都是不重要的事啊。
没错……就是这样。
看完报纸,伊万去工作了,基尔伯特坐在他对面看书。
生活就这样继续吗?伊万那双闪烁着愉悦的紫色眼睛劝说他就这样。
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滞留不前。
不过这样也好吧?沉浸在爱里没什么错,对吧?

order?section3.x
…………
电话呢?
怎么啦?
用来看时间,还有想给阿西打电话……
他已经出国工作了哦。
真不愧为本大爷的弟弟……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
怕打击到你吧……?
原来是这样啊。
基尔伯特坐在伊万身边,偏靠在伊万的胸前,眼睛未闭,有些困的样子,低声说着什么,伊万搂着基尔伯特,缓缓地回复着,温柔的声音压的很低,两个人的秘密不为别人所知,此刻仅仅属于他们。
如他所愿。

这一周字数不够抱歉qwq第三回一定会增多字数的!(关键回,扣回主题那种的!)
预告:存在即为真理

评论

热度(17)